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云中仙赋乱世歌:九天玄狐

更新时间:2021-01-02 16:53:07

云中仙赋乱世歌:九天玄狐 已完结

云中仙赋乱世歌:九天玄狐

来源:落初 作者:夜歌罗 分类:言情 主角:玄予墨师尊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夜歌罗原创的言情小说《云中仙赋乱世歌:九天玄狐》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玄予墨师尊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她是一只小狐仙,下凡只为得到玄狐的心。可是,世间最冷的不是天山的冰雪,而是今世化身高湛的玄狐的那一颗心!他,长广王高湛,清贵疏离,那双茶色的凤眸写满的尽是犀利与强势。他,兰陵王高长恭,如妖如雾的绝美男子,他倾城的风姿似经雕琢,一眼便潋滟天下颜色,温润宁和的笑不碍他横刀立马,因为他有要守候的!他,北周武王宇文邕,冷峻邪肆的男子,隐忍羞辱只为一朝崛起的英挺男子。茫茫乱世,几个权势顶端的男人,到底,谁是玄狐,谁是她的良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锦瑟神色复杂的敛下双目,唇边不自觉的勾勒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葱白似地玉手轻抬,举至面上“其实,锦瑟绝非敷衍故作清高!”

说罢,毫不犹豫的掀开面具。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本是一张极美的脸,只是……那两条在右脸上交叉的伤痕,深可见骨,显得极为狰狞。

显然,长恭和高湛完全不曾料到会是如此,眼中均是不可置信。

“吓到诸位了么?”锦瑟不在意的笑了笑。

王妃有些不再然的轻咳两声“玉姑娘,我并非有意叫姑娘难堪,是我失礼了,望姑娘莫要往心里去!”

锦瑟暗地冷笑,这话说得多中肯啊“王妃哪里话,锦瑟本就毫不在意的,人生在世不过就是一副臭皮囊,百年之后照旧化作一抔黄土!”

高湛目光隐约有些怀疑,茶色的眼眸中尽是探究,拿他当傻子么,昨日才好端端的“何故如此?”

此话一出,高湛不禁暗恼,方才的话里分明带着几分担忧与疼惜。

锦瑟平静的戴上面具“公子身边不需要有一个花瓶相伴,如此便是不希望自己给公子带来任何麻烦,我能自毁容颜便是要天下人皆知,对待自己锦瑟尚且狠绝若此,如有人冒犯公子……”眼眸中闪过冷光。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什么样的女子啊!自毁绝代容颜只为更好的守护自己心中在意之人。

高湛眼中的风暴又沉暗了几分。

长恭的手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几乎要将锦袍绞碎,薄唇没有昔日的优美,只有不小心溢出的苦痛,他总是在逃避,总以为低调便可明哲保身,然而事实上,他总是活在别人的保护中尤不自知,他从未想过若有朝一日那些保护没有了他当如何自处?

现在,更有人为了他甘愿自毁容颜,他怎会不知姿容对一个女子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就一直神色不变的看着她不求回报的守护他,仿佛心安理得,只是今日他突然觉得他无法忍受看她为他牺牲,他也想保护这个美得让人沉醉的女子!忘却她的身份,忘却她的一切,就让他开始为她变得更强吧!

只是片刻,长恭眼中已褪去了平日的小心与谨慎,那些霸气与坚定在他眼中疯长。

锦瑟心惊的看着他,惊恐浮现在她未被寒玉遮住的眼眸中,她错了!是她错了!原来,将这孩子逼上绝路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啊!命运不可逆转!

气氛变得很是奇怪。

王妃尴尬的笑了笑“姑娘真是爱说笑,我家王爷向来将长恭视若珍宝,又怎会容忍那些个宵小伤他半分,这是无需姑娘说的!”

锦瑟指节有些泛白,仿佛不曾听清王妃说了什么,自顾自的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一直到回去的路途上。

那双莹白修长的手轻轻覆盖上她的,那冰凉的温度让她刹那惊醒,侧过头,她对上了一双忧伤得要将她的心撕碎的眸子,那如同星河般璀璨的眼睛何时有了这样的神情?

“小狐狸,莫要再挡在我身前好么?”那清润的嗓音有些低哑。

锦瑟愣了神“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么?”

长恭轻轻一笑,绝世的容颜仿佛一碰即碎“至少在做任何事之前先与我商量好么?”

然而锦瑟却突然狡黠一笑,接下面具抚上那丑陋的伤痕“是因为这个么?”

长恭眼中浮现一丝薄雾,声音有些哽咽“我……”

锦瑟反手握住他的手“公子忘了么,我是仙人,这个可是假不了的!”

长恭眼睛一亮“那么,这个是可以好的吧!”

“傻瓜,这只不过是我使得障眼法,假的,自然无所谓好不好!”锦瑟胸口一暖,俏皮的眨眨眼。

“那么,方才是为了应付九婶和九叔对么?”长恭松了一口气,是因为关心则乱么,他竟忘了她是仙人!

“长恭的才能其实并不输任何人对么?”锦瑟兀的说了这么一句,美眸之中带着看不清的情绪。

那个绝美的男子不再做声,他的确一直在隐藏锋芒,他的父亲文襄皇帝高澄,一直是个飞扬跋扈野心滔天的能人,故而陨殁得如此凄哀,他以为不学父亲那般行事便可安身立命,今日看来他是彻彻底底的错了。

马车内陷入了沉静,两人都有着各自的思忖,却都未言明。

长广王府内,胡王妃不动声色的看着一贯冷情严酷的夫君,心下五味陈杂,她的夫君从未对她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温情,他们之间有的只是相敬如宾,不,是相敬如冰!

“王妃今日莫非是有意给本王生事端?”一直沉默的男子此刻开口了,一回眸,眼中是可以将人剥离分解,将人的内心看得一清二楚的犀利与危险。

“臣妾绝无此意!”胡妃故作镇定的低下头。

“是么?”高湛冷酷的勾了勾唇角“最好是没有!本王要的只是安守本分能替本王打理好这个家的女人,如若你不行,本王不介意换人接替你的位子!”

胡妃咬了咬下唇,心中苦痛万分,她从不奢望他能给她多少关爱,只是何苦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诫她?是因为那个丑女么?

想到这儿,她猛地抬头“王爷可能不知道,玉姑娘此人很怪异!”

高湛皱了皱眉,刚要发作。

“王爷先别急着数落臣妾,听臣妾把所见之事道来!”胡妃走上前,低声将花园中锦瑟与青鸾对话的场景告之了高湛。

却见高湛神色并未有多大变化。

“王爷不觉得奇怪么?一个寻常女子能有与兽类沟通的本事么,更何况她提到的青鸾火凤不是远古传说中才有的么?如此说来,这玉姑娘若非天赋异禀,便是什么晦气的妖物了!”说到此处,胡妃不禁抬头看向高湛,却被他危险万分的眼神吓住了。

高湛嘲讽的挑挑眉“书中有云:古有妇,舌奇长,上可达九天,下可至五洋。原来竟是说王妃此类人!”说罢冷哼一声险些让胡妃吓得跪在地上“这些话,本王希望最好到此为止,若他日再从别人口中听闻此等风言风语,当心你的舌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