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千幻王妃

更新时间:2019-07-11 08:48:06

千幻王妃 已完结

千幻王妃

来源:落初 作者:轻又清 分类:言情 主角:苏怀明苏慕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千幻王妃》是轻又清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怀明苏慕,书中主要讲述了:苏慕从昏迷中醒来,一切都变了!  家没了,疼爱她的爹爹和哥哥也没了!  她从千金小姐变成了一个见不得光的孤儿……  她从无知、娇弱、善良的娇小姐,变成了睿智、独立、狠辣的女杀手!  她用剑、用计,一步一步的靠近仇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文元六年十月二十日,“两苏府”中的东苏府右宰相苏怀明,因与邻国原国私通叛国,企图谋逆,被文武百官纷纷上书弹劾,请求皇上立即处决苏怀明这个通敌谋逆的罪人,然而一向恨不得苏怀明死而后快的左宰相苏正卿却称病在家,并没有趁机落井下石。

众人啧啧称奇,纷纷纳罕左相为何改了Xing子,大部分人以为苏正卿是顾及二人的同乡之谊,而只有**的老人却知道,新皇帝刚刚登基六年,江山社稷刚刚稳固便挥刀斩了一位老臣且是宰相重臣,颇有杀鸡儆猴、敲山震虎的意味,苏正卿是心有戚戚焉,更是有些兔死狐悲,且日后朝中只余他一位宰相,没了掣肘,大权独揽,更易引皇帝猜忌,他的处境将更加危险。他若也对右相落井下石,跟自寻死路没什么两样。

苏正卿站在西苏府的一处静谧的后花园里,时至深秋,园中各色树木花草业已凋零飘落,颇有几分萧瑟,唯独角落里几株秋菊在热烈绽放,好似要赶在冬雪来临之前燃尽自己的生命,又好像在无声的为老对头送行。

他的脸上虽并无一丝病容,但是他的表情却也分明有几分失落,他确实有兔死狐悲的感觉。他与苏怀明从小一起读书,争执对抗了几十年,虽说几近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却也渐渐在年老时生出了几分惺惺相惜,他们对对方的了解要远远超出任何人。

苏正卿知道苏怀明虽有几分恃才傲物,甚至时常连登基没几年的圣上的意思亦敢拂悖,更从不给自己面子,但是他绝不会有反叛之心,更不会通敌。苏正卿隐约知道皇上为何要费劲心力给苏怀明安个罪名满门抄斩,更知道如果自己不识时务,苏怀明的下场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给苏怀明送信儿确实有些冒险,但他生来Xing格谨慎,已做好完全的准备。况且,即使苏怀明知道了内情也逃不走,也不会逃走,以他的高傲是绝不肯背负这样不清不白的罪名苟活余生。苏正卿只是希望他能够有时间来安排后事,他也知道苏怀明正是因为女儿失踪之事焦头烂额,否则不会忽略朝堂之上的蛛丝马迹。

他轻轻叹了口气,挥去心中的一丝阴霾,转而思考自己日后的路。伴君如伴虎,他要更加谨慎的走好每一步,确保自己的前程尽量少受影响,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文元六年十月二十二日,苏怀明与朝中另外几位大臣因通敌叛国,证据确凿,被下诏入狱,三日之后问斩!苏怀明仅有的十五岁的儿子苏海也成了阶下囚,已是必死之人了。

而他七岁的女儿走失朝廷上下也多有人知,况且即使未走失,按大安国律例她一个未满十五的女娃也是不当斩的,只会发配到苦寒之地充奴。当然,以她的年纪怕是未被送到苦寒之地,身体便会吃不消,就要随她的父兄去了。

****************************************

黑衣面具人动用了他几乎所有的力量,终于于近半月之后在一家青楼找到了苏慕。等他来到这个离京城近千里远的醉情楼时,他看到的是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苏慕。

他轻轻抱起那个娇小的身体,心痛万分,却又冷静的过分,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弄疼了浑身是伤的她。熟知他的手下却知道他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今晚的夜将会是红的!

“是谁伤了她?”冷漠沙哑的声音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让人不自觉地畏惧。

醉情楼里的莺莺燕燕此刻早都吓得没了声息,那些来买醉的男人一点也不怕在美人儿面前丢脸,一个个哆嗦着躲在女人身后,甚至有的已经失禁,他们连青楼女子都不如。

只因忽然闯进来的这一群黑衣人,眨眼功夫便将醉情楼的那一众看似彪悍凶狠的护丁杀了。他们动作整齐划一,却丝毫没有声息。那看起来是头领的人物更是让人本能的畏惧,虽然他并未出手。

一个黑衣人倏然出现在李妈妈身后,将她一把扔到了面具人脚下。李妈妈知道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浑身发抖惊惧万分,被扔到地上却已感觉不到疼,她连滚带爬的挣扎起来,刚要硬着头皮解释几句,就又听到那个冷漠的声音说“该杀的都杀了吧”,随即李妈妈便眼前一黑没了声息。

*****************************************

苏慕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一直好冷好黑,可是后来却恍惚的感觉有人将自己抱到了怀里,很温暖很舒服,她便想一直睡下去不想醒来,她已经好多天不曾睡得这么香甜了。

可是梦里一直有人在叫她,她实在被吵得厉害,费力的睁开了眼睛。可她刚一睁眼,就被一张离她很近的面具脸吓到了,本能的往后缩去,可这一缩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的她叫出声来。

黑衣面具人见苏慕醒了终于松了口气,又见她害怕自己的面具,当即站起身背过脸去。他不能摘掉自己的面具,因为面具下的脸更可怖,更会吓到她。

“床头有药,可能会有些苦,但是有助于你的伤快速回复……你趁热喝了吧,你的伤很重。”他似是从说过这样有些鸡毛蒜皮的话,竟说的有些磕磕绊绊,而且他一贯冷漠的声音里罕见的带了一丝温柔。

“是你救了我?这是哪儿?”苏慕那双漂亮的眼睛看了看明显不是醉情楼的房间,又看了看自己身上裹着的一层层纱布,最后盯着黑衣面具人的后背问道。她没缘由的觉得这面具人有些亲切,或许是这半月来第一次有人对她好的缘故。

虽然那副面具在她刚醒来时吓了她一跳,但她其实并不是真的害怕,只是本能反应而已,任谁一睁眼看见一张很贴近自己的面具也会下意识躲避。知道那人对自己没有恶意,她反而对那副面具有些好奇。

“你……你转过来呀,我……我手好疼,拿不了碗……”苏慕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她想让那人喂她吃药,因为她要快点好起来去找爹爹和哥哥。

黑衣面具人听了她的话有些迟疑的转了过来,他看到苏慕明亮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害怕,他有些欣慰,“还好,她并不排斥我。”

他拿过碗稍显生涩的一勺一勺的喂苏慕吃药,看她眉头使劲儿皱着却仍然苦着脸把药喝掉,忽而又有些心疼,她小小年纪经历了这种事却仍然能够镇定的想要吃药。

他早已知晓苏怀明苏海将要被斩首,却不知该如何和面前的小人儿说对她如此残忍的事情。

苏慕忍着苦,将药全部喝了下去,刚喝完就迫不及待的问道:“你能带我回家吗?我好想爹爹和哥哥。”

看着她期待的眼神,面具人思索了片刻,或许现在出发还来得及让苏慕见他们最后一面,虽有些担心苏慕的伤,但幸好都不是致命伤,加上她连续多日都没太吃东西,有些虚弱。只要小心照料,赶路应该是可以的。当下便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下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