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择夫教子

更新时间:2019-07-11 09:09:15

择夫教子 已完结

择夫教子

来源:落初 作者:知其 分类:言情 主角:杨氏杜 人气:

新书《择夫教子》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知其,主角杨氏杜,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大唐寡妇的黑白人生,几择其夫,儿女成群,规则由你订,玩法我说了算!左手教鞭,右手算盘,心中藏慧剑,玩转大唐乱世,迎来盛世芳华!  新书《女祸》正在上传中,亲们可以去转一转,留下你们的收藏与推荐票,谢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杜萱娘却在心中盘算将来要做什么维生,忽听一旁有人与姜婆子打招呼,“姜妈妈,好久不见你老人家来我家买肉了,今天还剩上好的腿骨,便宜买给你如何?”

杜萱娘回头一看,却是一名卖肉的中年汉子,矮矮壮壮,满脸油汗,正一脸憨厚地冲着姜婆子笑。

“今天就算了,大热天的,谁还吃那油腻的玩艺儿?”姜婆子不耐地说道。

那汉子一脸失望,突然看到姜婆子身旁提着包裹的杜萱娘,眯缝的小眼突然发出亮光,“这位是苟家二娘子吧?怎么?这是家去?”

姜婆子恼了,“我说张屠户,你问那么多做甚?好好卖你的肉去吧,当心别全臭了!”说罢拉着杜萱娘便走。

“这些个穷鳏夫,一见到大姑娘小媳妇子,就像苍蝇见了……,”姜婆子突然想起这话也不妥,连杜萱娘也骂进去了,便住了口,“我们走快些,等会儿还有好一截土路要走。”

直到黄昏时,姜婆子才指着一座庄子说道:“总算是到了,真是人老不中用,现在才走到,等一下还得摸黑回家。”

杜萱娘四处打量了一下,这苟家庄风景不错,前临水,后靠山的,村口的一片坟场,长着稀稀落落的树。

杜萱娘突然捂着肚子叫道:“妈妈,等我一等,我肚子疼得实在受不住了,我去那边方便一下,麻烦妈妈帮我看着人来!”

“去吧,我也歇一歇,不过要快点,天晚了!”

杜萱娘一路都在考虑如何处理王亦诚给她的银子和玉佩,思来想去还是觉得银子现在不能现身,最好连苟家都不要带入,放姜婆子那里也不妥当,现在看她对自己很好,谁都不知道在这对小户人家来说绝对算是巨额财富的银两面前,人Xing会变成什么样子。

姜婆子对杜萱娘来说是这大唐目前为此唯一可以依仗的人了,她不能拿银子和人Xing去赌博。

唯一的法子便是将这两样东西先藏起来,实在需要的时候再来取。

古人忌讳死人,村外的坟场倒是最好的藏东西的地方,杜萱娘一看到这坟场便起了这念头。

杜萱娘拨开杂草往深处走去,地上是大大小小的坟包,有的是刚起的,大多数是被野草覆盖住连形状都看不出来了,看来这里平时是鲜有人迹的。

杜萱娘稍稍放了心,找了个靠里面的,长着一棵歪脖子树的不起眼的小坟包,折了根树枝,挖开浮土,将银袋埋了进去。

折回到另一边隐蔽起来,静候了一会儿,确实没什么动静才离开坟场,姜婆子已经等急了,埋怨了几句,二人便向庄子里走去。

苟家的院子既宽敞也杂乱,可见女主人的懒惰。正面一栋二层木楼,东西厢房各两间,估计厨房之类的在屋后面,原本以为这苟家是穷困潦倒才要将她典出去的,没想到光看这些房子就算搁在现代也绝对算是的小康之家。

来开院门的是一个十五六岁十分丰满的小娘子,应该是这家的小姑子苟Chun花了。那苟Chun花似乎对由她来开门十分不满,抬头看到门外站着的杜萱娘,竟如见了鬼似的招呼也不打一个,头也不回地跑了。

来到正堂屋,苟家人正围在桌旁吃晚饭,上首坐着婆婆苟婆子,花白的头发,麻杆似的精瘦,苦着一张黑脸,像有谁欠了她一百吊钱没还似的。

左下首坐了苟大与大儿媳张氏,右下首是那个连基本礼节都不懂的胖小姑子和两个七八岁大小的小子,偶尔警惕地打量着姜婆子与杜萱娘。

一家人埋头吃饭,只听碗筷叮当响,没有一个人理会站在堂前的二人。

姜婆子估计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忍气道:“这屋里可有能说话的人?”

苟婆子与张氏对看一眼,就算杜萱娘站在远处,也能感受到这对婆媳的眼刀互射。

最后还是苟婆子抹不过脸,放下碗筷假笑道:“哟,是姜嫂子来了啊,是不是那腌攒货在王老爷家惹祸了?你老人家也算她半个娘家人,好歹请帮着说几句好话罢!”

姜婆子恼道:“你这是什么话?萱娘这孩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她的事我当然是能帮则帮!这回可不是萱娘惹了祸,只不过萱娘身子不知被哪起子没良心的作践坏了,不能服侍我们老爷,我们老爷夫人心善,这是让她回来将养身子的,她的典身银子也不找你们还了。”

那苟婆子与张氏听说不找她们要回典身银子,终于放心,若让她们将吃进去的再吐出来,不如一刀杀了她们来得痛快。

张氏来了精神,站起来热情地招呼道:“我就说王家是这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大慈善人家,二弟媳,去给姜妈妈倒杯水喝喝,就用那去年的姜叶子茶!”

姜妈妈一肚子气,岂会喝苟家的茶,“不必了,老身我可受用不起,萱娘我已经好好地给你们苟家送回来了,告辞!”

杜萱娘忙对姜婆子说道:“妈妈,且等一等,你到我屋里去一下,我给你拿花样子!”

姜婆子还没说话,张氏却黑着脸开口了,“二弟媳,你刚回来,有件事还没来得及与你说,我家大牛与二牛已经请先生了,不好再挤在我们东屋,西屋比较敞亮,他两个已经搬进去住了,你和二弟的东西,我都给你收捡到后院的偏房去了,反正二弟媳你单身一人,以后就住那里吧。”

杜萱娘愣了一下,意思是说她的屋子也被人占了,姜妈妈是再也看不下去了,刚要开口说话,杜萱娘在一旁扯住了她的袖子,示意她不要开口。

出了堂屋内,杜萱娘终于开口说话,“妈妈,先别与他们置气,以后你还得和他们打交道。”

姜婆子想想也对,以后若杜萱娘要改嫁,还得从他们手上过,现在与他们撕破脸是太早了点,便愤愤地说道:“这家人真是欺人太甚了,妈妈明天就给你物色人去,早离了这家人是正经。”

杜萱娘之所以留下姜婆子便是因为她对苟家是两眼一抹黑,好歹姜婆子也来过苟家几回,苟家人住的房间的大概分布还是知道的。往右一拐,转过屋角便带她来到了后院,“什么偏房,明明就是柴房,那边全是她家的猪圈,这家人做事太绝,早晚是要遭报应的。”

推开柴房门,便见里面半屋子的稻草,上面堆了些破箱笼和一床破棉被,估计就是杜萱娘的全部家当了。

还好这柴房通风不错,没什么怪味,只是扑面而来的一群蚊子实在让人恐怖,二人刚站稳脚跟,就被两只饥饿的蚊子疯狂偷袭了。

“这要怎么住?连个蚊帐都没有,怕不被这些蚊子吸Cheng人干?”姜婆子用手拍打着蚊子道。

“没事,我刚才看到那边有干艾叶,等一下拿来熏一熏就好了。”

前世杜萱娘好歹也是从贫困农村考大学出去做的公务员,这种艰苦环境中求存的生活常识丰富得很,一般的小事还真是难不倒她。

“你哄我来这里来拿什么花样子,是有什么话要说?”姜婆子急着要赶回家,不能在苟家久待。

杜萱娘眯眼一笑,将手中王夫人赏给苟婆子的糕点递给姜婆子,“妈妈为我的事忙活了一下午,连口水都没得喝,将这些糕点带回去给家中的小孙子们解解馋吧。”

姜婆子一愣,随即明白了杜萱娘的意思,苟家这一屋子**给他们再多也填不满他们的狗肚子,这些好东西可不能便宜了他们。虽然些糕点是说给苟家婆婆的,她和杜萱娘都不说,谁都不会知道她们将东西昧了下来,若不是因为有杜萱娘这一档子事,苟家这些人一辈子都没机会和王家扯上半点关系,根本不用担心事情被揭发。

“也好,给他们吃实在不值得,你也没有晚饭吃,给你留下二块,你在这里且忍耐几天,等妈***消息。”

姜婆子给杜萱娘留下两块大的,然后连包裹一起将糕点提走了。

杜萱娘连忙将两块糕点干咽下肚,拍拍手正要将那些破烂玩艺儿收拾一下,苟婆子便领着苟Chun花来了。

苟Chun花一进柴房便四处翻看,最后奇怪地问道:“二嫂,你刚才提着的包裹去哪里了?”

“哦,那是姜妈***东西,她年纪大了没力气,让我给她提着。”

苟婆子脸色稍好看一点,“你在王家到底惹了什么祸,我也不问你了,那破落户将你和老二的西屋占了,你也别太计较,好歹也是给你两个侄儿住的,将来我们苟家可就要靠他们两个来撑了。”

杜萱娘站在一旁一声不吭,想着凭这们这起子货色怎么可能教出有出息的后代,老鼠教出的儿子变成了猫,那才是天下奇闻。只不过是在没有摸清所有状况之前不得不忍耐,有机会好歹也要为本尊杜萱娘找点利息回来。

苟婆子上下扫了杜萱娘一眼,眼睛便落在了她的衣服上,“这王家也太小气了,去了他们家三个月,就这样空手打发回来了。这身衣服还不错,过两天Chun花就要相婆家了,将这衣服给Chun花穿几天,反正你每天都得干活,穿这么好的衣服也是糟蹋了。”

“娘,这衣服真的给我穿?”苟Chun花早就眼馋杜萱娘身上的衣服了,那料子是她从来都没见过的,摸在手上滑滑的,还有好看的花纹。

这家人真是比周扒皮还狠,自己好不容易从王家算计来的东西转眼又被苟家人算计,果真是报应来得及时啊。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