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冷情总裁的幻颜小逃妻

更新时间:2019-07-12 23:26:40

冷情总裁的幻颜小逃妻 已完结

冷情总裁的幻颜小逃妻

来源:落初 作者:滚粪球的屎壳郎 分类:言情 主角:方甫纪 人气:

《冷情总裁的幻颜小逃妻》是滚粪球的屎壳郎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冷情总裁的幻颜小逃妻》精彩章节节选:“你就是纪燃?就是那个什么燃烧的岁月?”  ……  “你是谁?”“我是纪燃!”“你是谁?”“我是纪燃!”“你是谁?”“我是纪燃!”“你是谁?”“我,我是……季寻戈。”  ……  “喂季寻戈,为什么以前我对你没什么兴趣,但现在你却那么对我的胃口啊?也只有你会叫我和我哥‘easy兄妹’的。”甄简丹搂着季寻戈的脖子,挑着眉笑的很是灿烂。  季寻戈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无奈道:“你叫甄简丹,你哥叫甄戎轶,一个简单,一个容易,不叫你们‘easy兄妹’那叫什么?”  “也是哦,哈哈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至于吧,老三好像也没找人家表白,这应该也算不上是人家姑娘的错。她是我们学校的名人,男女关系要是复杂的话我们都会知道的。要不你等老三酒醒了再问清楚,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他和那姑娘的事儿。”方甫宿舍老大听猪头这么说,吓的忙劝道。

据他对方甫和猪头的了解,猪头绝对说的出做的到。为了兄弟两肋插刀在他身上才算是真的活生生的印证。而且猪头可是警校的人,整天练习搏击散打的。再说了,他又是个暴脾气,这一气之下真打伤了人可就不好了。

“你们不清楚他还怎么清楚,不知道这种事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吗?你们是怎么当兄弟的?怕事是吧?好,你们不去,我去!名人怎么了?我现在就去把那女的抓来,当面问清楚!”果然,猪头一听宿舍老大的话,便认为他胆小怕事不愿出头。猪头知道他们不像自己和方甫之间是从小穿开裆裤的感情,也不便勉强,撂下话就冲了出去。

见猪头气冲冲的离开,跟来的几个舍友都面面相觑手足无措的站着。不过也幸好,老大就是老大,在这个时候还保有着理智,没有被猪头刚刚气头上的话激怒。他见大家就这么干站着,方甫还在诸事不闻的喝着闷酒,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叹声道:“你们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去找他!真想等到他闹出事儿来你们才要跟着警笛声赶去啊!趁他还不知道纪燃在那儿,你们赶紧去把他劝回来!”

“哦好,我们这就去!”众人忙答应着冲出了饭店。可这个时候猪头早就跑的没影了。众人只好散开去找纪燃可能会去的地方。真希望她已经回到了宿舍。可这个时候才刚八点,回宿舍也实在太早了些。

猪头虽然叫猪头,可却是名不符实的典型。单凭真本事考到省警官大学的人都不敢让人小觑。更何况猪头当年可是以全省第一的成绩考进去的。当今现代的文武全才。而且既是上的警校,那找人的本领也学了不少。再说了,猪头可不是第一次来这儿。以他敏锐的观察力和记忆力,可以说,学校里他们这些元老注意不到的地方猪头都知道。

众人散开各自找了一会儿,可始终不见他们俩中的任何一个。于是不免更加着急起来。可越急脑袋就越是混沌,更加理不出个头绪。对于纪燃的行踪,还是方甫知道的多。他们就算是问人也只能知道个大概,但都是一无所获。

相对于众人无头苍蝇般的乱撞,头脑不“猪头”的猪头很快就从美术学院刚下自习的同学口中问出了纪燃的大概资料。

05级美术学院大二的学生。热爱画画,非常努力,在网上经常发表自己的作品。有个笔名叫“燃烧的岁月”。很有才华,但粉丝比朋友多。“似乎”没有男朋友。

这些都是周围同学对她的评价。猪头只相信那些客观事实,比如她的学级和笔名。对于那些旁人的客观评价,猪头只会半信半疑基于客观事实来判断。就比如“很有才华,‘似乎’没有男朋友”等语。

猪头冲出来时虽然生气,但在调查过程中还是镇静了许多。尽量让自己保持客观公正。但猪头到底还是和方甫他们一样都是学生。成绩再好也只是纸上谈兵,经验还是太少。猪头其实在听到那人说纪燃“似乎没有男朋友”的时候,火就再次燃了起来。他的主观情绪占了上风,一个不小心就误入了“纪燃隐瞒真相”的歧路上去了。

他这样一再的误会纪燃,使得他内心正义的小火焰越燃越炽。让他找不到纪燃还好说,若是被他找到了,纪燃不得被他的怒火烧成灰炭了。可是,事情就是这样凑巧。猪头问的那个同学刚好听到纪燃跟她室友的对话。得知她这个时间可能会在教学楼中间的花坛里画画。因此,猪头冲出来不用半个小时就已经得知了纪燃的行踪。

于是,猪头就这样带着来不及熄灭反而越燃越炽的误会之火脚步不停的跑到了纪燃所在的位置。昏黄的路灯下,只有纪燃一个人坐在中间花坛的边沿,正托着画夹在画着什么。猪头看了看四周,没见有其他人在,便知道眼前的人就是他要找的纪燃。于是稍稍缓了口气,大踏步的向着纪燃走去。猪头因长的高大,所以几步就来到了纪燃的面前。

而纪燃也因面前的人刚好挡了她的光线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壮实“大汉”疑惑的问:“有事?”

“你就是纪燃?就是那个什么燃烧的岁月?”猪头居高临下的看着纪燃。

“是我,可你又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吗?”纪燃见来人是找自己,且似乎来者不善。仔细想想自己应该没有得罪什么人,因此,纪燃也不急着起身,只是收好画笔和画夹,双手抱胸一动不动的抬眼看着眼前的人。

猪头本以为自己单只用站在她面前就会让她害怕然后乖乖跟自己去见方甫。可没想到她不但不怕自己,而且连站都不站一下。理直气壮的看着自己。明明自己是站在理这一方的,被她这么一弄自己反而成了耍无赖的流氓。猪头第一次在一个女人面前有了挫败感。自尊心受伤的他怒火不禁更加汹涌。

“跟我走!”猪头因为气恼,话也不愿多说,只是又靠近了纪燃一步。期望靠近后的身高差能再增加一些压迫感。

“为什么?在我的记忆里好像并不认识你吧。你的意思是要我跟一个陌生人走吗?你是太小看我还是太高看你自己?要我跟你走,可以。是警/察就拿出你的逮捕证,是流/氓就亮出你的刀子。没这两样,你休想让我平白无故的跟你走!”纪燃态度强硬不卑不亢道。说完,也不等猪头再回答,更没有趁机呼救,径自收拾好身边的画夹,抬脚就要绕过猪头离开。

猪头没想到纪燃不但不怕他,而且还这么能说会道,生气之余也不由的对她有些刮目相看。心里隐约也觉得能被方甫喜欢的女人应该就得是这个样子才配的上他。

但是,对她的这点欣赏还不足以浇熄猪头心头的火焰。是方甫喜欢她,又不是自己喜欢她。而且,她把喜欢她的方甫耍弄成那样,不管她怎么样都得给个说法才行。

“哼,没这两样我照样能带你走!你最好乖乖跟我去见方甫把话说清楚,否则……我就砸了你的画夹!”

“你把东西还给我!你到底是谁?跟方甫是什么关系,他要见我一个电话就可以,不需要让你来找我!你把东西还我!”纪燃听到他提到方甫,不免更加疑惑起来。但表面上却并未露出痕迹,只是愈加警戒的看着猪头。

“跟方甫什么关系?我是他的发小,他有事都是我罩着的!有我在,你休想玩弄他的感情!”猪头见纪燃问起方甫,愈加生气的瞪大眼睛警告道。

“什么叫玩弄他的感情?我正大光明的交朋友,我付出真心,从来都不掺假,你凭什么说我玩弄他的感情?你听谁说的?方甫吗?他就是这么看我的吗?那他这样的朋友不交也罢!”纪燃怒道。自己对人从来都是真心,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明明白白从不暧昧!“玩弄感情”这个罪名休想要强加在自己身上,冤枉自己!

“哼,你倒是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真心?你真的对他付出真心了吗?随便送张破画,高兴了多说几句话,不高兴了又爱搭不理的,这就是你所谓的真心吗?你要是不喜欢他,当初就不该招惹他,做些有的没的让他心乱!耍人很好玩吗?对你们这种人来说很有成就感是不是?”猪头嗤笑道,用他从方甫舍友那里听来的话来驳斥纪燃。

“我的画不是破画!不想要就不要收!而且,我只是做了一个朋友应该做的事!男女之间难道就不能有纯粹的友谊吗?到底是我多事耍心机还是你们的思想太龌龊!既然是这样,那我就跟你走一趟,把话都说清楚。以后我跟他桥归桥,路归路!我不再去‘招惹’他,你们也别再来烦我!把画夹还我,前面带路!”纪燃彻底愤怒了,自己宝贝一样的画不需要别人来侮辱。既然不是一路人,那就趁早把话说清楚,断干净。

猪头没想到纪燃的脾气也不小,说到最后竟主动提出要去见方甫。虽然她的话他还是不太愿意相信,但面对着她凛然的怒火,还是让他慢慢镇定了下来。反正目的已经达到,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于是,猪头将画夹还给纪燃,便走在前面引路。纪燃落后两步但也大步跟在猪头身后,怒气冲冲的向着方甫所在的饭店走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