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穿越之娘子不是正常人

更新时间:2020-05-26 05:12:06

穿越之娘子不是正常人 连载中

穿越之娘子不是正常人

来源:落初 作者:啊槐 分类:言情 主角:之森连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穿越之娘子不是正常人》是啊槐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之森连,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她非正常人,无人所爱无人可依,最后被亲者乱刀砍死。重生为丞相府的落魄大小姐,修习医术与毒术,掩盖自己不正常的痕迹。……他是白发苍苍的国师大人,年老色衰无人愿嫁。但是怎么在她眼中的国师大人居然是鹤发童颜!?奉旨成婚无所畏惧,却没想到在婚后被发现真像:“娘子你送我的钗子居然是人骨做的!?”【不正常女主x傲娇腹黑鹤发童颜男主】江湖慢热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国师非常高调的抱着叶清,专注于哪里人多往哪里走的政策方针,一路优哉游哉的走到国师府。

因此叶清被抱进国师府这件事,在第二天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

得知此时的路人甲大叫:“什么?国师居然抱那个傻子了!?”

激动的路人乙扯着透露消息的人:“是假的吧!你是骗我的吧!”

其他男性路人心道:等等……重点不是叶大小姐身受重伤被带进国师府治疗这件事吗?一个老人抱个女娃而已至于吗?

“是真的真的!我表哥是在叶府做工的,亲眼看到国师抱着叶大小姐的!”

“天啊我的国师!居然被一个傻子给染指了!我不活了!”

“去你的吧还你的国师,也不看你长什么样!”

……

要说这国师分明白头发白胡须,虽然长得年轻,但给人感觉就是个老头,但他这么炙手可热是有原因的。

据说,他是几年前来南杉国的,当时他还不是国师,而是一名须发皆白的普通人。

传闻,有一天他上街买菜的时候,碰到了一只逃跑的鸡,追着那只鸡的是一个店主。

他拦住了这个店主道:“放了这只**。”

店主好生奇怪的看着他:“这只鸡本是我店里跑出来的,我为何要放了它?”

他从兜里掏出钱币递给店主:“如此便可。”

没想到,给了钱之后,他也不理会那只鸡径自走了。

奇怪的是,那只鸡居然还一路尾随他,回到破败的木屋。

过往的路人看到这只鸡跟着这名老者都忍不住啧啧称奇。

老者并没有理会这只鸡,待他关上门之后,这只鸡便围绕着这块地走了好几圈似乎在认位置,然后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之后据说再也没人看到那只鸡了,但是每天老者的门口,都会留下一颗金蛋。

奇怪的是,无论是谁去偷看,都没有发现到底是恶作剧的人还是那只被救了的鸡偷偷放的金蛋。

更有甚者,特意睡了一天准备通宵偷窥,明明上一刻还精神的不得了,结果下一秒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就发现破屋的门口还真有一颗金蛋。

之后谣言便越传越凶,有说这老者是救了一只鸡精,这叫鸡的报恩。

还有说这只鸡是只母鸡精,天天晚上放一只蛋到老者门口是想和他产下爱的小鸡精,连一个老头都不放过忒可怕了。

当然也有说这是老者弄虚作假想出名呢,天天拿个鸡蛋涂上廉价的金粉放自己门口,都是假的等等。

总之,这老头在这条街算是出了名。

但这也只是其中一件小奇闻罢了。

当年还有一件更神奇的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那么所有人听了都是不相信有这么一件事的。

南杉国很多人都相信世上有神明,但是却几乎否定鬼怪的存在。

并不是没有遇到奇怪现象的人,但是大部分人都说那人只是精神不济才出现幻觉。

曾经有道士说过某个人印堂发黑恐被邪祟近身。

那名道士本是一片好心,想要给他符咒驱邪。却没料到那人知道道士的身份后,连听都不听就把人赶出家门,并且连声大骂什么骗人也有点技术,什么屁话都拿来说。

气的那道士直说死了算了,救来何用!然后拂袖便走。

太多诸如此类的事件发生了,长此以往便造成了南杉国寺庙众多,却无一道观的现象。

可这老头来到南杉国后,情况却发生了一点改变。

中元节,俗称鬼节、七月半,而佛教则称为盂兰盆节。

本来传统是人们在中元节放河灯,焚纸锭,而道士在一旁设法坛做法事。

从前,道教中人更为强调孝道,佛教中人才是渡化孤魂野鬼的。

但凡家中有新过世的人家,按照惯例都是要上新坟的。

而一般的地方都要祭祀鬼魂,所以,其实中元节是以祭祀鬼魂为中心的节日。

可是不知从何时起,这个传统便硬生生的变了。

虽然仍旧会祭祀,但是很多人都不烧纸钱了。

每当这个时候,很多的信鬼神的外乡人却会嘲笑那些不信世间有鬼怪,坚信世间只有神仙的人:你不是说这世上只有神仙没有鬼怪吗?那你这传统是干嘛的呢?

当然外乡人不敢当街大喊乱说,说了便是不想在此地过活了。

于是也只能私底下悄悄的说。

而很多信神的民众自然也是有理有据的反驳:我家祖先爷每天行善积德,自然是去做神仙了!我们这是给自家人供的!你管得着么?

可是否真的如他们口中所言便只有自己心中才知道了。

而老者来到这个国家度过的第一个节日,便是这中元节。

那件轰动全国的怪事是发生在中元节前几天。

因为已经是临近中元节,街道许多店铺都卖起了祭祀用品。

老者因为好奇因此上街闲逛,这一逛却发现怎么和书中所说的不大一样?

了解一个国家,就需要研读一个国家的历史典籍。

书中所写的明明是中元节家家户户都会来到莲湖放河灯,焚纸锭,可为何街上却只有水果糕点等祭品,却独独没有纸钱等祭鬼用品。

正当老者想随便问一个路人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

突然旁边窜出了一名青年,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请问……请问你是那位……被母鸡精追求……”

老者立刻挑起两道大白眉用鼻子发出了一个音节:“嗯?”

“被……被鸡精用金蛋报恩的高人吗……”青年识相的立刻改口。

“何事。”老者高冷的回了一句话。

“这几日我们府上的公子与老爷身边似乎发生了一些无法解释的怪事……于是欲请高人……”

老者闻言好奇道:“你们南杉国不是不信妖魔鬼怪这事的吗?”

“话虽如此,但其实不是民众不信……而是被某些怪事逼迫而不能信……高人是否能来府上详谈?”

“如果你能解答我心中的一个疑问,我便到你府上。”

“高人请说。”

“为何中元节临近,却只有吃食装饰类祭品却没有纸钱等祭品?”

“高人可知死寂之森?”

“自然是知晓的。”

“其实向来中元节的确是要烧纸钱祭拜已逝先祖的……但是死寂之森一事之后,据说每年都有后辈烧纸钱欲想使无辜死在永森城里的人安息……”

“怪就怪在,所有纸钱烧着烧着都会熄灭……那是极度不吉利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凶兆……纸钱熄灭意味着收钱的对象不接受。”

“而且烧纸钱的人第二天多多少少都会发生奇怪的事情……不是珍稀的物件坏了,就是受点小伤诸如擦伤头疼之类的。”

“但这还算是轻的了,重则摔断腿,断手什么的……曾经还发生过有几人无声无息死在屋里的事件,死者无一不是受到了巨大惊吓的表情。”

“长此以往,大伙便也怕了不再烧纸钱了……”

“竟是如此……”老者似乎没想到这居然是没有烧纸钱的原因。

“那高人是否……”

“如此老身便叨扰了。”

没想到这名青年竟是周郎中府上二公子的书童。

周郎中一看到老者便激动道:“请高人救救我们一家老小吧!”

“这……”

“是在下看到高人过于失态了……请问高人尊姓大名?”周郎中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过于急切失了礼数。

“唐朔。”老者直接开门见山:“不必拘泥于礼节,发生了何事?”

“唐高人,是这样的……”

郎中府从祖辈开始便是效忠皇家,这一辈也是如此。

府上大公子与二公子都极为优秀,同时在宫里当陛下的贴身护卫,大公子为护卫长之首,而二公子则为副护卫长。

这让周郎中感到无比骄傲,朝廷官员无一不是想与之结为亲家,可以说,每天来府拜访的达官贵人络绎不绝。

但是可能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大公子在个把月前便患了奇怪的头痛之症,无论治了多少次都治不好。

即便得到陛下的特许传唤了御医,可这古怪之症却是连御医都束手无策。

屋漏偏遭连夜雨,在大公子强撑着头痛之症的仍然坚持护卫陛下的时候,皇宫却突然遇袭。

那些刺客与内鬼里应外合,在大公子不适期间杀了将近当日值班的半数护卫,并且乔装成那些死了的护卫。

因为已经过了轮班交接时刻,竟是无人察觉到这些护卫已经大半都替换了。

最后刺客突袭的时候,剩下的护卫根本拦不住,就连大公子也被挑断脚筋,最后成了废人。

如若不是皇上还有一支贴身隐藏在暗处的暗卫,怕是就要成为南杉国历史上第一位遇刺身亡的皇帝了。

即便大公子已经是一个废人,但是也平息不了天子之怒。

大公子被贬为平民不得再进宫,二公子虽然在当天护卫有功,但是功不抵过,被贬为普通护卫。

虽然看起来并不是什么严重的惩罚,但是却从明里暗里说明了他们这一代的从官之路就此毁了,永无升迁之日。

如果不是当年祖父曾救过年少的陛下一命,恐怕惩罚更为严重。

虽然周郎中不断安慰自己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可是仍是为两个孩子感到可惜。

大公子由天之骄子变为如今不能行走的废人,二公子则颓废不堪天天借酒消愁。

从前有多风光,现今便有多凄凉。

直到不日前,大公子终于接受了自己不能行走的现实,坐上了工匠好不容易做成的木轮椅。

大公子难得有了一丝笑容,并且提出想要在中元节前去莲湖多放几盏河灯,诚心祈求祖先的庇佑,希望能渡过府上难关。

可谁都没有想到,大公子竟是在莲湖投湖自尽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