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穿越之嫡女无害

更新时间:2020-06-30 04:30:30

穿越之嫡女无害 连载中

穿越之嫡女无害

来源:落初 作者:瑾漂亮 分类:言情 主角:元玉颜倾 人气:

《穿越之嫡女无害》由网络作家瑾漂亮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元玉颜倾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二十一世纪医学世家出身的鬼才颜倾,活的正辉煌时便遭遇车祸奇异穿越,到了一个名叫中洲的大陆。在这里,她与不同的人斗智斗勇,直到遇到秦子息。那是个风姿不凡而且很强大的男人,重点是看起来很有钱啊。于是乎,颜倾就踏上了一条追夫的不归路,追的太着迷,以至于没发现路上好多极品男人都在等着她。当然等她发现时,某人已经将所有的萌芽给掐断了,惹得她捶胸顿足,直嚎某人腹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梁克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娘娘言重了,本官也只是合理的推测罢了。娘娘,还请去顺天府走一趟吧。”

良妃心怒难平,梁克低着头,看起来低眉顺眼的,嘴角却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事若是扣在良妃身上,她就算不被赐死,也会被打入冷宫,再无翻身之日。

“怎么回事啊?难道这个良妃娘娘才是千脂阁的东家?”

“谁知道呢?不过这个良妃娘娘要带走那对老夫妇也是事实啊,要说她跟这事儿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还真不信!”

“你们说梁大人会把良妃娘娘抓起来吗?”

“这可说不定,良妃娘娘如今正得宠呢,谁知道最后会不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如此实在是太让人寒心了!难道咱们老百姓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唉……”

“啧啧,之前就听说千脂阁的背后是皇宫里的娘娘,没想到是真的。”

“是真的又如何?今天这么一闹,估计千脂阁也不能在这帝都立足了。”

“啊?那我以后岂不是买不到那么好的脂粉了?”

“你傻啊,现在还想着脂粉,他们家的脂粉可是毒死过人的呀!”

……

就这样僵持了半分钟的时间,就在人群议论纷纷的时候,原本满眼怒气的良妃却是突然眼光一变,脸上慢慢爬满了笑意。

梁克愣了一瞬,眼中满是疑惑,这女人不会是被逼疯了吧?

但见眼帘微扬,挑了挑秀眉,似笑非笑道:“梁大人,你莫不是以为,本宫会不知道你的打算吧?”

她侧了侧脸,对身边的人示意:“安嬷嬷。”

安嬷嬷领会深意,挥了挥手,不远处的宫女立马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一个小盒子,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

安嬷嬷带着两个小宫女转身快速穿过人群,走到千脂阁门口那具尸体前,在众人还不曾回过神来,一把揭开遮住尸体的白布。

突然,原本有些安静的老夫妇突然情绪激动起来,他们眼中满是慌乱。

“你们干什么?不要动我女儿!”

“她都已经死了,你们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

可不管老夫妇如何泣责,安嬷嬷三人都不为所动。

她看了看眼前这具似睡着了的女子,示意宫女将盒子打开,她伸手从盒子里拿出一颗药丸,小小的,看不出有什么名堂。

安嬷嬷一手捏住女子的下巴,使她的嘴张开,另一只手将药丸放了进去,随后用一种特殊的手法将药丸从颈部顺了下去。

这一切做完之后,她跟两个宫女又回到了良妃的身后。

梁克脸色有些不好,“良妃娘娘,您这是什么意思?”

良妃轻笑一声,抬眸道:“什么意思?看看不就知道了。”

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方才明明还一动不动的“尸体”,却是突然坐了起来,眼睛猛的睁开,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十分渗人。

“啊——”

周遭的人全被吓得叫了起来。

不少人都吓得腿软,“诈尸”是听过,但没见过啊。

这些人中,唯有那对老夫妇和梁克脸色骤变,他们没想到的是良妃竟有本事让一个明明已经死掉的人又活过来了。

这怎么可能?

过了一会儿,死而复生的女子才慢慢回过神来,眼中开始有了神采。

她的眼睛无意识的朝四周看了看,似有些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在触及那对老夫妇时,她突然眼睛瞪大,伸手指着他们,嘴中呀呀说不清楚。

“啊……啊……杀……杀……我……”

百姓徐徐回过神来,待发现女子的确是活过来了,这才不似刚才那么慌乱。

不过,她刚才那是什么意思?

她为什么会指着自己的爹娘说这些?

良妃嘴角笑意渐深,她扫了一眼额上已经在冒冷汗的梁克,转身朝那女子走去。

款款走到女子跟前,问道:“他们不是你的爹娘,他们想要杀你是吗?”

女子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她自己说不出话来,但眼前这个人却能明白她的意思,她立即点头。

哗——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

百姓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刚才在门前哭得十分悲惨的两个人,竟然不是这个女子的爹娘,而且恰恰相反,他们还是谋害这个女子的凶手!

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像是缓了过来,女子慢慢的可以开口说话了。

她满脸悲戚,眼神悲愤,略带沙哑的嗓子正在慢慢的吐露着真相。

“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昨日我正在东街的小巷胡同里卖酒,突然出现了一对老夫妇,他们说能买走我所有的酒,只希望我帮个小忙,我答应了。他们给了我很多银子,让我去千脂阁帮他们闺女买点脂粉,我去买了。买回来交给他们之后,我就想走,因为突然想到他们可能搬不了那么多酒,就想着要不回去问问他们住在哪里,好找些人给他们搬过去。”

说到这里,女子的眼神中突然透露着一丝恐惧。

“我回去之后,亲眼看见他们往脂粉里加了点东西,还说这是见血封喉的毒药,沾之必死,我当时吓傻了,转身想跑,不想他们竟然还有同伙,我被他们的同伙打晕之后,便再无知觉。再次醒来就在这儿了。”

众人震惊,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千脂阁故意卖有毒脂粉这回事,这一切都是这两个人自导自演的?!

他们全都怒发冲冠,这是在把他们当猴耍,当刀使呢!

这话说的可谓是很清楚了,良妃转过头,略带嘲讽看着梁克道:“梁大人,现在知道他们犯了什么事了吗?”

梁克现在已经僵硬地不知如何是好了,听到良妃这话只能扯了扯嘴角,却不知该如何阻止。

所以说,良妃要抓走这对老夫妇就是因为这个?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这对老夫妇有问题,她是在故意引诱他说出那些话?

梁克有些头疼,良妃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奸诈了?

随着真相的揭露,老夫妇的伪装面孔也已经维持不住了,他们的脸上布满惊慌,还想挣扎。

“不是!不是我们!是……啊!”

话音未落,一道劲风而过,二人惨叫一声,就这样惨死当下。

“啊——”

百姓顿时尖叫起来,四处逃散。

“有刺客——快保护娘娘!”

良妃脸色大变,内心也十分慌乱,看着侍卫们还想去追刺客,不由怒喊道:“还追什么追!赶紧护送本宫回宫!”

侍卫们这才不得不放弃追捕,保护着良妃上了马车,朝皇宫匆匆驶去。

梁克不知何时早已被官差们护着离开。

期间混在人群中的元策的手下还顺手结束了刚醒过来的沽酒女的性命,就着人群匆匆逃走了。

现在就只剩下三具尸体和一地的菜叶子了。

对面酒楼。

“没用的东西!”

眼神冰冷地扫了一眼下方混乱的人群,元策满是怒气地拂袖而去。

多么好的机会,就这样被良妃给搅乱了!

他不会放过她的!

……

在人群消散以后,千脂阁不远处立着两个人。

一个放荡不羁,白袍斜垮,露出里面丝丝白皙的胸膛,桃花眼上挑,兴致满满地看着地上的尸体,另一个墨发高束,黑色长袍,冷漠如冰,相貌不凡,脸上却是什么表情都没有。

白衣男子玩弄着手中的折扇,轻松又随意:“来元域还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居然能遇到这么有趣的事。”

“爷说了,不许沾惹事端。”黑衣男子冷冷开口。

“呵呵,我可不是聂十那小子,我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那颗药,不简单。”白衣男子懒懒出声,语气里尽显随意。

黑衣男子皱眉:“随你。”

“对了,峥武大赛就要开始了,爷不许我们出手,那我们来这干嘛?”

“爷自有他的用意。”

白衣男子挑眉:“韩克,你是不是喜欢爷?”

“你胡说什么?我一个大男人!”黑衣男子的脸上终于不是面无表情了,而是裂开了一条缝。

白衣男子哈哈大笑,似乎为自己引起韩克的情绪波动很是高兴。

“哈哈哈哈,何苦做个面瘫啊,这样不是挺好吗?”

看着韩克眼中有黑暴凝聚,白衣男子识相的抬腿就溜了,说起武功,他还真打不过韩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