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无泪狂妃

更新时间:2019-08-25 10:51:09

无泪狂妃 已完结

无泪狂妃

来源:落初 作者:千错一诺 分类:言情 主角:若鸿盖房子 人气:

主角是若鸿盖房子的小说《无泪狂妃》此文是千错一诺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本以为是天之娇女,没想到却是捡来的小可怜。为报恩,她嫁入他国却没想到遭遇了冤家。他的羞辱他的绝情,他的轻怜密爱,他的欲求不得,他的温柔深情。遭遇这些性格各异但都贵为天下霸主的男子,她该如何取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完,水儿爬上那个来时的洞口,离开了这个仙境一般的地方。重新踏入冰天雪地,水儿不禁打了个寒战,紧了紧身上的狐裘,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洞口,小白还在那个洞口边,痴痴的望着水儿,那毛茸茸的大尾巴不停的摇啊摇的。

水儿冲小白摆摆手,便往来时的路走去,不一会儿,水儿娇小的背影便消失在雪地里了。

踏入皇宫,原本空旷的宫苑,此时为了迎接各国的君主,已经布置的繁琐华丽,到处都洋溢着欢喜的气氛。

不知道这些装饰的东西,要花掉冰国多少银两!这些银两,又够百姓吃多少天的粮食呢?水儿想到这儿,不由得叹了口气。

“姑娘,请问,你为什么叹气呢?”

水儿闻言一惊,连忙回头看去,却是一位不认识的公子。只见那位公子一身虎皮大衣,一头长发无拘无束的披在脑后,额上挽着护额,也是虎皮纹装饰,脚上一双虎皮靴子,乍一看,就像是一头成了精的老虎。

“哈哈哈!你是谁?怎么穿的像个老虎精?”水儿不禁笑道。

“老虎精?”那公子也不生气,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打扮,又看看水儿的打扮,竟也跟着水儿一起大笑起来。

“那么你呢?是狐狸精吗?”一个邪魅的声音蛊惑般的响起。

水儿一个急转身,果然是他!

“小白公子?”水儿叫出声来,“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呢?小狸!”慕容朔走近水儿,俊脸伏在水儿耳边,轻语道:“小狸还有东西落在我这儿呢,我怎么能不来呢?”

水儿闻言,犹如被冻在那里一样,想到那个凭空遗失的肚兜儿,脸突地红了。

“哈哈哈!”慕容朔大笑着离开了,留下水儿呆呆的站在雪地里,竟忘了身边还有一个人。

“小狸?是你的名字吗?”老虎精忽然开口道,“很好听的名字呢!”

水儿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才发现身边的人。尴尬的笑笑,说道:“不,我不叫小狸,我叫水儿,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呢?”

“上官铎!”

“上官?”水儿一听这个名字,惊讶的看着他,问道:“雨国的上官?皇族的人?”

“雨王,上官铎!”上官铎整整自己的虎皮,认真的说。

“原来是雨王殿下,水儿失礼了!”水儿微微施礼,致歉道。

上官铎扶住水儿,却一下子被眼前的美人脸怔住,直到水儿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上官铎才回过神来,口中念念有词:“小狸?水儿?有趣,有趣!”

若水阁中,水儿刚刚解下身上的大衣,小滴就迫不及待的抱过一把琴,放在水儿面前,说道:“公主,这把琴是鸿王殿下刚刚送来的!他说这把琴叫……”

“绕梁?”水儿指尖轻触琴弦,一串动听的音符从指下传出。

“公主怎么知道?就是绕梁!鸿王殿下就是这么说的!”小滴不住的点头道。

水儿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微微一笑,这琴的来历,就算说了,小滴也不会明白的。不知道鸿哥哥从哪里得来这么珍贵的琴!

坐在琴前,水儿玉指轻抚,琴音如泣如诉,仿佛在诉说着什么心事。

“公主,小滴听着这琴声,为什么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心里好难受啊!”小滴皱着眉说道。

水儿闻言,感到惊讶,小滴不识琴谱,不懂音律,居然也能感受到她的心声。按住琴弦,止住琴音,水儿轻轻的拉过小滴,说道:“小滴,琴声,就是弹琴之人的心语,你明白吗?”

“那公主的意思是说,公主的心里很难过吗?”小滴似懂非懂的问道。

水儿轻笑,算是默认。

低头,指尖跳跃在琴上,婉转低沉的曲子回荡在若水阁上空。

“绕梁之音!”若水阁外,一位身着金色锦衣的男子忽然驻足,身边一个侍卫打扮的人忙问道:“王,要不要进去?”

“胡闹!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锦衣男子怒道。“这是冰国的皇宫!”

“冰国又不是什么大国,怕什么!”侍卫好像并不服气。

“司空茧,你若是再这样不知礼数,别怪本王赶你回去!”锦衣男子怒目圆睁,斥道。

“皇兄不要生气了,小弟跟你闹着玩儿呢!”侍卫模样的人赶忙陪笑道。

锦衣男子甩袖离去,行了一段路后,突然停住脚步,回望若水阁,又听了一会儿琴声,才叹着气,不舍的离去。

贵宾阁中,居住在东边房间的丰国君主东方墨,此时正站在窗前,两道剑眉紧锁在一起。若是没有听错的话,这是绕梁的声音,可是,绕梁,岂是一般人可以弹的?

东方墨大手一挥,窗户便砰地一声关上,随即,打开门,向若鸿阁走去。

“独孤若鸿!原来你向本王索要绕梁,不是自己爱琴!你将那琴送与何人了?”东方墨的脸逼近独孤若鸿,问道。

“既然丰王已经将绕梁送与我独孤若鸿,那么,我送给谁,便是我的自由!”独孤若鸿别过东方墨的脸,冷冷的说道。

“鸿!你知道那把琴的价值!为什么还要将它送人?”东方墨语气突然变得温柔,仿佛在责怪若鸿。

“怎么?后悔了?你既然知道那把琴价值连城,为什么还要送给我?”独孤若鸿不领情的说道。

“你知道本王不在乎它值多少银子,本王在乎的是你……”东方墨忽然拥住若鸿,把脸贴在若鸿的耳边,轻声说道。

“东方墨!你答应过我,我们只是朋友!你若再这样,别怪我翻脸!”若鸿挣开东方墨的双臂,后退数步,指着东方墨警告道。

东方墨愣了一下,随即说道:“你知道,只要你一句话,本王便可以无条件的帮你们冰国渡过难关,可是你,这是何苦呢!”

复杂的眼神看向独孤若鸿,东方墨摇摇头,转身走了。

若鸿转身看着那个离去的背影,心里自嘲的笑道:若不是两年前去丰国借粮,遇到这个有怪癖的丰王,不知道还要饿死多少百姓呢!若是饿死他自己,若鸿倒宁愿饿死,可是挨饿的是百姓,他就不能不管了,这,或许便是王室的责任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