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岁月的面纱

更新时间:2020-09-16 04:04:06

岁月的面纱 已完结

岁月的面纱

来源:落初 作者:雨仑 分类:言情 主角:天昊李慧茹 人气:

雨仑新书《岁月的面纱》由雨仑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天昊李慧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三十年,是把你推向顶峰,还是将你化为凡俗的一粒尘埃?在现代化的浪潮中,新一代艺术家如何谱写属于他们的光荣与梦想?家国情怀、爱情友谊、理想信仰,是他们生命的主旋律,他们甘于奉献,勇于拼搏,敢为天下先。然而,当传统遭遇现实,理想主义者该何去何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吴振宏赶到时,一切都晚了。他揪住陈祖铭的衣领,指着他的鼻子咆哮道:“我现在来还你钱,你把画和鸟还我!”

陈祖铭陪着笑脸道:“老朋友!老同学!有话好好说,你看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冲了?”他一面说着,一面拿开了吴振宏的手,快速整理好自己考究的衣服。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老朋友,老同学吗?在我面前的,不过是一个唯利是图,自私自利的无耻之徒……”他一一痛斥着陈祖铭的恶劣行径,“你可知道,当你像强盗一样从我身边夺走了那幅画和那只鸟后,我都经历了什么吗?孩子眼里没有我这个父亲,慧茹去世了……”他几乎是声泪俱下了。

这时候,拥着两个孩子的徐颖看清了吴振宏的面庞,她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吴振宏也看到了她,他先前坚定的意志瞬间如山崩一般坍塌了,他低下了头,不敢向母子三人的方向看去,刚才咆哮的狮子瞬间变成了温顺的羔羊。徐颖拉着两个孩子快步离开,吴振宏的那些话,全部传入了陈孟凡的耳朵,他回过头来,看到吴振宏古铜色的面庞上,流下了两滴泪水,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耻感压迫在他的心头。妈妈狠狠拉了他一下,他才勉强跟着走了。

陈祖铭被吴振宏说得无地自容,答不上一句话来,任凭吴振宏数落,突然见吴振宏不再说话,他才叹道:“晚了,什么都晚了!你什么也不要说了,旧债我不再追究,你走吧!”

吴振宏又重新找回涣散的斗志,仰天大笑道:“好一个不再追究,你就想这样把我打发走吗?”

陈祖铭很是无奈,他不耐烦地说道:“那你要多少钱?我给你便是。”

吴振宏又是一阵大笑:“到底不是同一类人,你眼里只有那几个臭钱,你以为我是和你一样唯利是图、见利忘义的人吗?你当初到我的家里强取豪夺的时候,可没有这么慷慨!”

陈祖铭终于忍无可忍,他冷冷地说道:“吴振宏,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欠债还钱,理所当然,你既然还不上钱,我爱拿什么,还用得着你管?”不由分说让几个家仆把吴振宏轰了出去。他此时的嘴脸格外可怕,犹如毒蛇准备对猎物发起致命一击。如果此时陈孟凡就在这里,他一定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父亲!

陈孟凡确实没有看清爸爸的此时的面容,不过,他却隔着窗户看到了下面发生的事情,他看到爸爸昔日的朋友不辞辛苦赶来,却被扫地出门。更重要的是,他终于知道艾琳是怎样得来的了,他的猜测是对的,真有那么一个离不开艾琳的人,夜夜盼着艾琳的归来!不过遗憾的是,自己看来没有希望亲手将艾琳还给它的真正主人了!他凭窗望去,吴振宏正踉踉跄跄地离开了大门,狼狈地在大路上走着,走着……就被浓雾包裹了。外面的树叶在轻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只是隔得远,孟凡未能听到。

而在另外一间屋里,徐颖也看到了相同的情景,只不过她的心境和儿子不尽相同。虽然吴振宏的脸上已经被生活刻上无情的烙印,他早已不是十年前那个意气风发、才华横溢的青年,但是看到那一双眼睛,徐颖的心还是颤动了。他们曾彼此相爱过,在最纯真的年华,他们的爱情未能开花结果。生活仿佛欺骗了他们,谁能想到,他们如今的生活状况反差竟如此之大。他们竟然在此般情境下又一次相见,不过,却没能说上一句话。时光不会倒流,人也不能活在过去的幻象之中,徐颖看着吴振宏离去的背影,只希望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

而吴振宏此刻也终于明白陈祖铭为什么会那么恨自己了!

天昊失去了艾琳,还未能从中走出的时候,妈妈离开了他。丧母之痛弥盖了之前的伤疤,他渐渐忘记了艾琳,随着这种遗忘的,是他又重新走近自己的父亲。父子相依为命,他逐渐视父亲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来是因为母亲的临终嘱咐,二来则是他开始尝试着走近父亲的心坎,并能理解父亲的种种苦衷。

生活在乡下的孩子,总是能找到应有的乐趣,纵使身边的朋友少之又少。王大伯有一个八岁大的儿子,叫王启然,总是和和天昊腻在一起。后来,周晓芸也加入他们之中,三人几乎形影不离。没事的时候,他们还会时常来到那片树林,在溪流与丛林间奔跑。只是,妈妈走后,天昊再难以找回过去的那种闲暇心情。他每每踏上与妈妈一起走过的林间小道或是杂草丛生的田埂时,妈***音容笑貌便会浮现眼前。这种时候,他也会独自一人坐在田埂上望着远处出神,或是躺在草丛间,上方是蔚蓝的天空,一望无际,浩渺无穷,他的思绪在天地间纵横驰骋。有时,飘来朵朵白云,他的注意力会集中到那些如绵羊一般的白云上,他想,是否此刻在遥远的天国,母亲也正在看着他。

母亲走后,天昊在家里的责任一下子变大了,像他这样的孩子,注定不可能时刻都在闲暇的时光中度过。家庭的经济负担很是沉重,父亲没有稳定的工作,而天昊也没有赚钱的能力。

那段时间,天昊迷上了风筝。他做了一只又一只得风筝,精心为它们绘图。在他的第一只风筝上,画着展翅的艾琳。当吴振宏看到这只风筝的时候,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他不敢相信儿子的画功竟有如此长足的进步。不过他也意识到,儿子并没有忘记艾琳,那种失败的父亲独有的惭愧之情重又涌上了他的心头。他又一次放下了尊严,向丈母娘借了钱,老夫人把钱系数交给了他,这笔钱,她一文未动。他独自去了城里,希望能换回那幅画和艾琳,可是等待他的是一场闭门羹。

在李慧茹去世后不久,李勇锟因无法承受丧女之痛,也撒手人寰,至此,李家产业再无夺回之望。

吴振宏的苦闷是难以言表的,而当自己的儿子看到自己的这种苦闷之时,会显得格外地悲哀。然而,生活还得继续,。吴振宏的画功大不如前,在生活的重压之下,他已磨去了青年时代的锐气,但比起无数自诩为画家的人,他的画要远比那些人出色。他以卖画为生,但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又有几个人能看到这些画作的价值,所以那些画无一例外都是贱卖,爷俩勉强以此度日。

天昊想到了卖风筝,刚开始,吴振宏同意了,而且生意还不错。可是,当吴振宏看到儿子与人磨破嘴皮地讨价还价的时候,他忽然觉得大为不妥——绝不能让儿子过早地沾上市井之气,不能让儿子在小年纪便目睹艺术与残酷生活的尖锐冲突。

天昊很是不解,他问爸爸:“好端端的,为什么不让我卖风筝了?”

“你不用问那么多,听我的就是,我不会让你受饥挨饿的。”

“爸爸,是不是我做的风筝不够好?那样的话我重新做就是了……”

“不要再说了,这一次,你必须得听我的!”

天昊怔住了,他第一次听到爸爸以如此的语气说话,他不再坚持自己的观点。他开始偷偷地做着各式风筝,只是他听从了爸爸的话,不再拿到市面去卖,而这正是吴振宏乐于看到的。

不久,吴振宏在两个朋友的提议下,在城里开了一家药店。三人各尽所长,很快把药店打理得有模有样。他们中,长得五大三粗的叫冯劲松,来自东北,他声如洪雷,目如灯笼,他在江湖行走多年,虽然有着李逵一般骇人的样貌,待人却异常温和;另外一人叫林威,看上去面色苍白,瘦弱不堪,他家世代学医,两年前妻子跟一个走私商跑了,留下他和一个女儿。三人中,吴振宏年龄稍长,另外两人都尊他为兄长,主管药店。三人情同手足,药店的生意蒸蒸日上。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正当药店生意渐渐做大的时候,林威突发脑溢血,不治身亡,把女儿孤零零地留在世上。

料理完林威的后事,吴振宏思前想后,最终决定收养他的女儿林雨彤,天昊从此有了一个妹妹。林雨彤比天昊小三岁,她梳着两条小辫子,她爸爸离世的那段时间,她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话。

吴振宏感慨道:“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天昊安慰着这个妹妹,心中无限怜悯,两个孩子同病相怜,在患难中,他们产生了比亲生兄妹更为深厚的感情。天昊已经挣脱了艾琳被夺走后交织在他心中的罗网,他对妹妹悉心照顾,无微不至,那种对幼小者的关爱之情,充满了天昊的胸膛。这种关爱,他从前只对几只鹦鹉有过,只是,它们毕竟不是人。现在,当他对妹妹的关爱中渗入更多的爱怜与同情时,这份兄妹之情便显得尤其地弥足珍贵。

自从有了这个惹人爱怜的妹妹以后,天昊也彻底和父亲和解了,因为他终于懂得了父亲的为人。

在吴振宏父子亲人般的关怀下,雨彤逐渐恢复了了少女的活力,犹如一朵久经干旱的花朵,得到了雨露的滋养,又重新散发出醉人的芬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