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盛世九安

更新时间:2021-02-20 05:14:55

盛世九安 连载中

盛世九安

来源:落初 作者:言兮焉求 分类:言情 主角:太后子清 人气:

主角叫太后子清的小说是《盛世九安》,它的作者是言兮焉求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看过无数的话本,每个故事都殊途同归,无非是女子豆蔻遇良人,经过无数的磨难,最终白头到老。每个故事的结局都只是女主婚后生了一只小包子,仿佛那就是全部。九安一直以为,她和穆祁也会如此。直到成亲后,她所遭遇的一切。她才明白,原来,新房却扇那一刻,才是一段感情真正的开始。上一辈子,她辅佐夫君,缔太平盛世,却从未安宁。她很想问问那人,若可以从新选择,他是要盛世还是九安。九安这辈子唯一感谢上苍,谢有来世,也谢能够再次相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九安疾步走向正厅,渐渐听到两三人谈话之声,便放慢脚步,一步步靠近正厅,弯腰躲在木雕窗下,听着几人谈话

“国公还是没回来吗?”“回夫人,尚未。”“那可有消息传予家里?”“回夫人,无。”

这简洁的回复简直弄得杜若心急如焚。急得在屋内直转,片刻后,杜若发问,“先生,若说,九安身患隐疾,可否躲过此劫?”

一男声回应,“若当日公子承求亲之时,便如此回答,还有胜算,如今,恐是晚了。”九安抬头,悄悄看了看那男子一眼,回忆了半天,终于非常勉强地想起这好像是父亲麾下一谋士赵霆。听着他的回复,九安心里一紧。

屋内紧接着传来杜若的声音,“求亲,这算哪门子求亲?我国公府的嫡女嫁与他为媵妾,他几世修的福气?那该当如何呢?”

屋内一片沉默,半晌,终于听到瑶光的声音,“母亲,不如先观望一番,看看父亲向国君求情一事如何?我们……”

话还没说完,就被杜若给打断了。“如何,能如何呀?如今,洛国,哎,总之国君欲与秦国交好,恐你父求情也难以回天。”九安不觉间攥紧了长袖。难道自己真的要嫁吗?

又听得屋内,杜若吩咐小厮,“速去将国公请回来,就说我有急事与他相商。”听得屋内小厮唱喏。九安连忙跑开。

九安在屋内思索对策,却苦苦一无所得。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觉得肚子有些饿了。方作罢,吩咐侍女传饭。侍女唱喏转身,九安突然叫住她,“等等,父亲回来没有?”

侍女低头,几番欲言又止,一言不复。九安气从心头来,呵斥道,“问你话了。聋了还是哑了?”侍女吓得跪地请饶,“季姬恕罪,国公还未归。”

九安觉得火气简直忍不住,“还没回来?为何还没回来?”

侍女仍是低身跪着,“这……这……听说国公为了季姬之事,长跪于国君殿前。”九安愣住,心中思绪百转,无奈叹了口气,挥挥手,“下去吧。”

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匆匆向父亲书房奔去。

九安揉了揉泛酸的眼睛,翻着竹简,大概了解了一些秦国公子承的事,宠后之子,自小深受宠爱,性格嘛,竹简多是对其歌功颂德。

不过,秦国之人多是穷兵黩武,倒是公子承是个主和派,这点,实在难得。九安细细地看着一行行字,生怕漏了什么,直到人定,九安什么重要的信息都没有找到,心中迫是无奈。

跪坐在书桌前良久,两条腿都发麻了,九安揉揉腿,起身。想是跪坐久了,起身时,只觉得头重脚轻,眼前发黑。随即火从心中来,抬手将桌上的竹简挥落在地,只听得竹简落在软木上的响声。

九安站着发愣。心中自有计较,看了这么多竹简,想来秦国这位嫡公子是个不太有主见的,若是为其正妻,九安觉得自己可以过得顺风顺水。可是若为媵妾,就来仪帝姬那破性子,就够自己喝几壶的了,何况上头还有个王后。

若要逃婚,找人代嫁估摸着行不通,自己虽不与来仪帝姬亲近,鲜少见面。但是,来仪帝姬既也不是瞎子,也不是傻子。自己长啥样,什么个品行,她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若说要诈死,也不太容易。自己往后该以何种身份存活于世。若说是半路逃婚,自己又该逃往何处?往后又当如何?果真自己一点用都没有,事到临头,半点法子都想不出来····

至于对父亲的求情,九安不报半点希望。记得,上辈子的父亲也是挺疼自己的,最终还不是为了家族繁荣,将亲姐姐嫁给了自己订婚之人,最终满城风雨指责的还不是自己,说自己悔婚云云,最终抵不过自己年岁渐长,将自己扔给了当时不受重用,处境艰难的穆祁。

所有的父女情,还不是抵不过一个家族的繁荣。后事如何,九安自不想表。细细想来前世某些事,越觉亲情一事,令人心寒。此世,九安对此没有半点奢求。不过,父亲竟然长跪于国君殿前,确实让九安动容。九安心中思绪百转。

突然听到屋外一声轻唤,“季姬。”

九安稳住心内火气,声音清冷,“何事?”

门外侍女恭敬地回应,“国公刚刚被送了回来?”

九安听了,先是失望,想来父亲还是妥协了,片刻后,才觉疑惑,“被人送了回来?为何?”

门外侍女踟蹰了片刻,“许是季姬未曾注意,方才大雨瓢泼,国公长跪不起,许是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九安心中一惊,踩着高帮便履往父母亲寝室跑去,穿过庭院,任雨滴漏过芭蕉叶,打在身上,打湿身上的曲裾深衣。

九安踩在檀木长廊上,脚步声在廊中回荡,门外侍女见九安,正欲屈身行礼,九安抬手示意无需多礼。

九安推开门,见屋内空无一人,只有临近天命之龄的国公躺在榻上,榻上铺了三层软席,国公头枕玉枕,身盖丝绸被。头上覆一白布。九安放轻脚步,悄悄靠近软榻,看着榻上的父亲,国公年近五十,已没有年轻时的风姿,却显得成熟稳重,胡子也没有清理干净。较起前岁,九安见到他时,发线像是高了一些,两鬓已经泛白了。

九安在塌边矮椅上坐下,用手背试了试父亲额头的温度,帮他换着额上的白布。

不久,国公悠悠转醒,许是才醒,还有些晕,“九安,你怎么在此?你何时归来的?”九安起身行礼,回父亲,“九安回家两日了。收到母亲的信便赶了回来。”

国公抬起手指,示意九安坐下,随后说道,“你放心,此事,为父定会解决,你无需操心。”

九安看着他,心里想着,他把自己养这么大也挺不容易的。这么多年来,他对自己确实挺好的。九安开口,“父亲不必为难,尽人事,听天命,若此事毫无转机,九安嫁也便是。”

嫁便嫁了,走一步看一步,总会有转机的,顶多路上逃婚便是。以后如何,以后再做打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