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伴楚

更新时间:2020-10-13 08:50:52

伴楚 连载中

伴楚

来源:落初 作者:逢逸 分类:言情 主角:诸侯熊掌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伴楚》是逢逸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诸侯熊掌,书中主要讲述了:樊玶,本是樊国公主,但是被晋国灭国,致使国破家亡,便和父亲投靠楚国,为了复国冒死当了楚国密探。楚国太子熊侣为了她的生命安全尽力保护她,奈何熊侣自己也面临着楚国王族内斗,权臣谋逆之时,两人关系也因为种种困难渐行渐远,最后他们会在一起吗?熊侣会成功当上楚王吗?他治理楚国过程中能风平浪静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能是因为强烈的求生欲,不管出了国境是否会遇上危险,为了不被战火吞噬,许露就带着比自己小四岁的彩儿开始流亡。小小的许露坚信最强大的国家不会再有战争的欺凌,她们从许国出发,逃往了晋国。她们因为年纪小,皮包骨头,分不清是男娃还是女娃,避免受到一些摧残,但还是经历九死一生的生活。

就这样过着不知是死亡先来还是明天先来的日子,许露凭着她的坚毅和敏锐的观察力,历经千辛万苦带着彩儿来到晋国,从最低等的奴隶开始干起。

就在有一天,许露听说正卿来视察城防,冒着正对十几支铁戟的生命危险,冲到正卿面前说她要参军,因为当时只有参军或者有人为她们赎身才可以脱离奴籍。许露不顾自己是女儿身,迫切想拥有自由,想要改头换面,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要试一下,所以不惜赌上自己的性命去参军。正卿赵孟欣赏许露的勇气和胆识,破格让她成为乐人,让她学习各种曲艺,培养她,让她的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而赵穿,更是给予她第一次男人的疼爱,让她陷入爱情的漩涡,可惜只有漩涡,从未有平静的时候,她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得到理想的爱情。赵穿出自公族,是先君晋襄公的女婿,公主的夫君,还是正卿的堂弟,众人眼中的纨绔子弟,可在许露眼中,他是她的梦,他对她温柔似水,善解人意,偶尔发的脾气都像是孩子般的打闹……许露,则是乐人,她唯一庆幸的是,她可以选择叫他邯郸君,而不是公婿。

自始至终,许露都没有脱离奴籍,不过是用曲艺博人恩宠的乐奴,过得比较好的奴隶。

长年的没有安全感让她时刻对周围保持戒备心,宋玶身上的疑点让她担心,就在还没放下心的时候,心慕的公婿就要将她纳入公主府。宋玶不是奴隶,她是有户籍,有家族背景的商人之后,长得又比自己好看,年纪又小,将来说不定可以当夫人吧……

许露不敢再想下去,压抑着自己的愁苦,让彩儿先回去,对樊玶说道:“宋姑娘,你几岁会说话的?”

樊玶无法想象一个在奴隶中出生的孩子性格唯诺到什么程度,她也不会想象到许露为了愉悦赵穿让自己的身体快速发育,学会察言观色,洞察事物,全身心的为赵穿付出,即使她知道赵穿身边有莺燕围绕,还是义无反顾地付出。赵穿对于许露,就是她生活的希望,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露姐姐,你放心吧,我过去服侍邯郸君,一定尽心尽力。”樊玶感到许露有意无意地在威胁她。

“宋姑娘,我也不明白邯郸君什么时候相中你的,去公主府之后有些苦我怕你吃不了,你从小也是锦衣玉食长大,让你以后伺候人,恐怕你会吃不消吧。”许露带着关心的语气问她,但是重点是在于赵穿是如何接纳她的。

“不会的,姐姐不必担心,我和邯郸君也是缘分注定,两情相悦,我并不觉得去公主府会有什么吃不消……”樊玶没有全部说出来,但是许露意会到了,赵穿又一次到处留情,可是这一次许露没有第一时间知道,许露隐隐觉得这一次樊玶染指赵穿目的不纯,是发带,还有后知后觉的yàn遇……都让许露不安。

“宋姑娘,可否不去公主府。”

“露姐姐不想让我去吗?”

“公主虽然已故,但是公主府伶人过百,美女如云,你过去不过是添数罢了,过几天邯郸君就会对你没兴趣了,你如果害怕失宠,还请慎重考虑。”许露面露担心地说道。

“露姐姐,人各有命,我见到邯郸君的那一天心便属于他了,纵使前路百般艰难,吾亦往矣。”樊玶坚定地说。

许露无话可说,还是静观其变吧,她点了点头,吩咐人为樊玶收拾行囊。

月出东山,星河灿烂。

樊玶在榻上思忖发带上的信息,今日丑时会有人在正卿府后门接她,可她还不想回楚国,好不容易可以进入赵氏,回到楚国混吃等死,什么都做不了。

樊国被灭国时,樊顷子齐带着樊玶和樊瑛俩姐妹千里迢迢逃到楚国,因为旅途奔波劳累,躲避晋军,樊顷子齐积劳成疾,投靠了楚王商臣,没过多久就去世了,留下两个小女儿,楚王商臣就把这两个小女儿留在楚宫抚养长大,年纪大了点,就都赐给太子熊侣。

樊玶还记得小时候,和楚国贵族公子们一起上学,学字念书时,楚国人的口音不像中原人,而是自有一种浓厚的腔调,而樊国以前属于姬姓诸侯,地处中原,口音是楚国人心里崇尚的中原口音,但他们不愿意承认这口音,而且不齿,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得不到宁可不要”,楚国得不到中原的礼遇,就干脆直接嗤之以鼻。

每当师傅让大家一起读书时,可以清晰地听到楚语和中原语言的不同,楚国贵族公子们看到樊氏姐妹开口,就不一起跟着读了,开始听着她们“引以为傲”的中原口音读书。樊瑛原本一起跟着樊玶读,可她看到只有她们两个读,读着读着就没有底气读了,只剩下樊玶一个人读,楚国公子们用楚语嘲笑她发音不准,狂妄自大,学着她一字一句,夸张中原口音念书。

“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之子于归,百两御之。”

“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之子于归,百两御之。”楚王第二个儿子,公子侣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公子燮学着中原腔,不标准,矫揉造作地跟着樊玶念。

瞬间哄堂大笑!

他们欺负她仿佛就可以推翻中原几百年对楚国的不屑,那些丑恶的嘴脸曾经一遍遍出现在樊玶的噩梦里。

“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之子于归,百两御之。”这是庆贺女子出嫁夫家的吉祥语,喜鹊筑好了巢,鳲鸠来住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