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长遥寄相思

更新时间:2020-10-13 09:50:02

长遥寄相思 连载中

长遥寄相思

来源:落初 作者:忘川洛书 分类:言情 主角:侍卫府 人气:

忘川洛书新书《长遥寄相思》由忘川洛书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侍卫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西楚唯一的小公主聂长瑶,喜欢上了一个男子。但是这个男子,身负血海深仇,根本无心儿女情长。她不听所有人的劝告,执意要和他在一起。当得知他要娶亲的那一刻,她万念俱灰,最后决定提前嫁人。那一日,上京城外隐隐有嘶吼声。房间门被推开,进来的人不是她的夫君,而是以前那个她心心念念的人。他薄唇紧抿,依旧是那般好看。“阿瑶,和我走吧。”她笑了,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你说过要护我一世周全的,还记得吗。”“可毁约的是你,让我无家可归的还是你。”“顾云深,放过我吧,我...求求你。”(be,谨慎入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距大师兄出关以及聂长瑶被罚那日已经过了三天。这天一大早,聂长瑶就把自己写的三百遍弟子规交到了大师兄手里。大师兄看了看她写的弟子规,轻轻挑眉,随后转身就扔到了竹篓里。

聂长瑶:“……”好歹她也写了三天的好吗,这人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的!

大师兄注意到她脸上神色,笑问:“小六身体不舒服?”

聂长瑶强颜欢笑:“回大师兄的话,小六舒服得很呢。”

“哦?”大师兄轻笑,“既然师妹说无碍,那为什么脸色这么差呢?”

“......”聂长瑶很想说是你气的,但是她没敢说。这三天里,四师兄一直在她耳边念叨这位大师兄有多么喜怒无常。说他上一秒还在跟你笑眯眯的说话,下一秒转身就能给你一刀,让你防不胜防,用四师兄的话说,“当真是阴险的很”。

见她不说话,大师兄也没继续问。面前的小姑娘比当年长大了不少,当年才到他腰那里,现在都长到他肩膀这么高了。想到这,他幽幽叹气。是他跟当年长的差太多了吗,她怎么就没认出来自己呢,大师兄一度有些受挫。

感受到他的低气压,大师兄眨眨眼,问:“大师兄怎么不开心了?”

大师兄却是没理她,说:“我叫顾云泽。”

“.....?”聂长瑶一脸疑惑。被他这句话搞得莫名其妙。

“你真不记得我了?”

“.....?”聂长瑶持续懵逼。

见她还是没什么印象,顾云泽不死心,继续问:“四年前,在上京城,你没见过我吗?”

“.....?”聂长瑶还是一脸呆愣的看着他。

“.....”看来她确实是不记得他了。顾云泽更加失落,干脆眼不见为净,转身就走出了屋子,不知道去哪了,留下聂长瑶一个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顾云泽走出房间,遇到了正往这边走的钟别鹤。钟别鹤见到他出来,问:“你怎么从屋子里出来了?”

“.....没事。”顾云泽脸黑了些许,问:“师傅找我有事吗?”

钟别鹤这才想起来自己来这里是有正事的,对他说:“七日之后就是这一届的昆仑论剑了,这次你带着他们去,我先去一步,有要事相商。”

顾云泽略微沉思,问:“可是为了近日魔教卷土重来之事?”

钟别鹤点头,也没打算瞒着他,道:“此次论剑,会有魔教代表前来参加。但是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形势对我们十分不利,是以这次聚会主要是商议应对之法。”

“徒儿知道了。”

“嗯。”钟别鹤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有些事情,不可操之过急。越着急反而会起反作用。”

“....”顾云泽语塞。耳根处有可疑红色悄悄蔓延。

钟别鹤哼着小曲儿转身离开了,顾云泽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小姑娘,也走了。

四日之后,顾云泽带着自家师弟师妹启程前往昆仑山。一路上都是聂长瑶在上京城里没见过的风景,于是她缠着几位师兄问个没完,诸位师兄便好脾气的给她介绍,所以这一路也没有多无聊。

很快,一行人在出发的第二天到达了昆仑脚下。昆仑地处北燕境内,山上积雪终年不化,是北燕有名的一处景观。而在山巅举行的昆仑论剑,自几百年前就是武林盛会。有人在那一方擂台上扬名立万,也有人因这场盛事喜结良缘,更有人在此大仇得报,也因此,每一年的论剑都会吸引很多人来参加。

“这就是昆仑论剑?好多人啊。”聂长瑶四处打量着,眼中充满好奇。以前她每次偷溜出去玩儿,那些说书人在酒楼里说的最多的,就是这昆仑论剑。

三师兄笑道:“是啊,每年人都很多的。不过你别看人多,真正有勇气站上那擂台的人可少着呢,因为论剑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只要上了擂台,生死不负。”

“这样啊。”聂长瑶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突然,一位女子朝着六人这边走了过来。见到顾云泽,先是怔了一下,随后失声道:“是..是剑绝!!!!!”

“剑绝来了???”

“剑绝终于来了吗????”

“????”聂长瑶一脸茫然。众师兄暗叫一声不好,四师兄急中生智,把顾云泽往前一推,让他站在几人前面。

“......”顾云泽回头盯着他,一双桃花眼里充满杀意。四师兄一缩脖子,嘿嘿笑道:“这也是为了几位师兄师弟还有小师妹的安全嘛。大师兄你就快去吧。我们等你回来!”

“小四。”顾云泽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两个字,且听他继续道:“等回了师门,你负责打一个月的水!”

顾云泽说完这句话,就被许多女子围在中间,动弹不得。聂长瑶被这场面着实惊了一下,老半天没缓过来。五师兄摸摸她的头,叹道:“习惯就好了。这种场面,每年一次。”

所以钟别鹤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自家大徒弟被各派女弟子围得水泄不通,而其他徒弟站在外围看热闹。虽然他也很想笑,但是下面这么多人看着,他不能笑。于是轻咳一声,说:“论剑马上开始,请诸位掌门领回自己家的女弟子。”

女子们见到钟别鹤出来之后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顾云泽那一身上好蜀锦料子的玄衣被糟蹋的不成样子了,脸上更是乌云密布,大有下一秒就爆发的架势。

钟别鹤见到下面安静了,说:“此次论剑与往年规矩一样,相信来之前各家掌门也都交代过了。那么下面就开始抽签了,抽到相同数字的人就是下一场的对手。”话音刚落,一名侍者捧着个盒子上来了。里面装着许许多多的纸条,各派弟子挨个上前拿了条子。而聂长瑶心思却不在这里。她注意到人群中有一位白衣人,他一直戴着兜帽,连抽签的时候也没摘下来。正想着上前去打个招呼,却被四师兄拉了回来,说:“抽签了,别乱走。”

一个时辰之后,抽签结束。首先上场的两人中就有五师兄。而五师兄主攻医术,不擅长打斗,所以这一场以对方胜利告终。

说来也奇怪,去年参与抽签的一共四十几个人,今年比往年少上一半,只有二十六人。这代表着在场众人抽到同门的几率大了不少。果不其然,场上就是风凌阁的两位弟子。还没等开打,其中一人就主动认输了。

又过了一会儿,除去聂长瑶之外,其余几位师兄都上场了,三师兄因为修的也不是武道上台直接就认输了,所以七绝这边有三人出线。下一场的选手已经入场了,而聂长瑶一直盯着的白衣人,也在这时候上了擂台。他就那么站着,仿佛他不是来参加比赛的,而是来看风景的。

他的对手,是青云殿的一位弟子。那弟子见他戴着兜帽,嗤笑道:“阁下何必装神弄鬼戴着兜帽,难不成是长的一言难尽怕污了大家的眼?”

底下笑成一片,而那白衣人却没有理,问钟别鹤:“可以开始比试了吗?”

钟别鹤点头:“可以。”

随后白衣人足尖轻点,抽出腰间刀朝着那弟子杀去。那弟子急忙拔剑想要挡住这来势汹汹的一招,只听“叮”的一声,他的剑应声折断,而那位弟子,也没了生息。

“然儿!”一中年人起身,冲到台上,怒吼:“小子,我要你偿命!”

钟别鹤从高台上一跃而下,拦住男子,说:“擂台上生死不负,这是规矩。请殿主节哀。”

“道首,然儿是我独子。”

“这是规矩。”钟别鹤眼神冷了下来,“还是说,殿主想以身试法?”

男子垂头,下了擂台。钟别鹤眸光一闪,走向白衣人,问:“可愿成为我七绝刀绝?”

下面一下就炸开了。聂长瑶等人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懂自家师父是什么意思。很显然,白衣人也被他惊住了。钟别鹤继续道:“你只有三息思考时间。三息一过,你的生死,我管不着。”

“.....”白衣人没有丝毫犹豫,点头。

钟别鹤看着他,表示很满意。

“....”聂长瑶捂脸。早知道师傅真面目是这样的话,当初说什么都不来这里。

而顾云泽看着台上那白衣人,总觉得有些熟悉,却又说不上来哪里熟悉。白衣人仿佛感受到他的目光,朝他这边看了过来。顾云泽清楚的感受到,白衣人对他有敌意。

敌意?顾云泽莫名其妙。兜帽下的白衣人薄唇紧抿,忍着自己即将泄露的杀机。

“娘..孩儿能替你报仇了。”他心里想着,随后仰起头,不让眼泪掉下来。

“那些人,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