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殇年,罂粟的凄迷年华

更新时间:2019-10-23 03:38:09

殇年,罂粟的凄迷年华 已完结

殇年,罂粟的凄迷年华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殇,鸥 分类:言情 主角:蓝星羽蓝 人气:

经典小说《殇年,罂粟的凄迷年华》由殇,鸥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蓝星羽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冷罂粟的家乡,是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如果没有任何意外的话,冷罂粟想,她也许会呆在这个小镇一辈子,虽然她总是看着通往镇外的小路,想着长大后要逃离这个地方。她从未谋面的父亲,在母亲的口中,是让人上瘾的男子。母亲留给她薄弱的记忆后,也弃她而去。  如果人生是一场盛大的宴席,那么,这场宴席中最不可缺少的就是他。曾经相爱,却也失去的那样纯粹。爱或不爱,恨或不很,演绎着人生的爱恨情仇,她的命运如何,漫漫人生之路将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天朝蓝星辰发火后,罂粟一直没有开口和他说话。她知道他对她好,甚至好过对星羽,可是,她从蓝星辰那里得到的关心越多,她的心里面就越加的不安,她会担心这种关心总有一天会远离她而去,害怕失去使她不想得到。以她的想法,既然承受失去的痛,倒不如一直不要得到,得不到的东西又怎么会害怕失去?蓝星辰不是她的,他很快就会离开她,就像她的母亲一样,离开的决然,好似她并不是她的孩子,不带有任何感情。

她现在都不知道用何种态度去面对蓝星辰,无论他以前的温暖还是对她的严肃,她都知道并且深深的眷恋。当这种眷恋变成依赖的时候,冷罂粟想她会很自私的将这个依赖的对象霸在自己的身边。

她烦恼地拨了一根草叼在嘴里。到底要怎么做呢?她总不能老是对他那样冷冷的吧?

“怎么?还在和辰学长生气啊?”陆俞珽在她的身边坐下,望着天,淡淡的问。

“我没有生他的气,我是在生我自己的气!”气恼的声音,烦乱的思绪。

“真搞不懂你,辰学长那样温和的性格你还能向他发脾气。”陆俞珽也是跆拳道社的一员,蓝星辰的温和是出了名的,从来都没有发过火,人缘也是极好的,貌似还没有人冲着他吼吧。

“你当然不懂。我自己都糊涂着呢!”她躺在早地上,眯成缝的眼睛望着天空。

“哎,你去跟他道歉吧!”陆俞珽推了推她。看她那懒洋洋的样子,好似一点都不把这事放在心上。

“道歉?有没有搞错,我去向他道歉?我又没有错!”罂粟激动的差点没跳起来。道歉这种事还要她做?她使劲地将手中的草抛向空中。

“哎,冷罂粟,你别这样好不好?你知道,辰学长是社中的高手,可是这几天,他已经连续输给我好几次了。”辰学长长这么大还没有人什么事让他无法安心的做事吧?冷罂粟也许永远也无法知道辰学长在提到她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有多温柔,那是其他女生费劲心思都得不到的。

“关我什么事啊?”不屑的声音,但她脸上的表情却有了微妙的变化。

“你傻呀,你还没有来这所学校的时候,跆拳道社的成员就都已经知道你的存在了。还有,他决定退出了,你就让他保持在我们心中完美的样子吧。”一个男生要去赞美另一个男生,很难吧?除非,那个男生足够的优秀,值得这样的夸赞他。

“哦,这样啊!”她已经听不下去了,再听的话,她也许会忍不住跑去找他道歉,这样很丢人的,“没事我先走了,我很忙!”她拍拍身上的草屑,很干脆的走人了,留下错愕的陆俞珽。她总是这样丢给别人一个背影。她什么时候才会学会回头?

到底去不去?真他爷爷的纠结。罂粟忍不住在心里嘀咕着踢着脚下的石头。猛一抬头,咦?那,那个人,那不是萧漠枫吗?

冷罂粟的眼睛不由得睁大,他真的好夸张,穿成报到那天的样子也就算了,这次,他竟然穿的是紧身的蓝色牛仔裤,黑色的束服,就是那种紧紧绷在身上的衣服,而且头发都染成金黄色的了。这家伙,纯粹就是人妖再现!

她跑上去:“喂,萧漠枫,你怎么又穿成这样了?哪个导演请你演电视吗?”

萧漠枫心中闪过一丝惊喜,她终于注意到他了吗?看来,他这样穿还是有作用的。但他脸上却是一脸的淡然:“我喜欢,不行吗?”

“喂,你这样很像人妖的好不好。”罂粟心里暗暗地奇怪,自从她那次说他是人妖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穿过这种风格的衣服啊,今天怎么了?

“管它呢!反正我就是喜欢!”自从她的感冒好后,她就像花蝴蝶一样跟着陆俞珽到处跑。上课的时候心不在焉,下课后又要死不活的,他说什么她只是淡淡的说“哦”,他什么时候这样被人忽视过?既然这样她注意不到,那就换个她能注意的方式。看,果然成功了,不是吗?

“啊,萧漠枫,你是为了引起别人的注意吧?”罂粟恍然大悟道。

萧漠枫的伎俩被拆穿后脸“唰”一下红了:“和我最近的同桌都无视我的存在,我又怎么能期盼别人来注意我呢?”空气中怎么有酸酸的味道?难道谁吃了一大缸泡菜?

冷罂粟的心情大好:“萧漠枫,你的笑话有点冷哦!不过,我喜欢!哈哈。”她刻意忽略掉心中轻微的悸动。两个人,像朋友一样安静的生活就好了。她并不想拥有什么,没有拥有就不会有失去。

萧漠枫并没有忽略掉冷罂粟眼中闪过的一丝疼痛。她可能是心里有故事的人,只是,那样一直伪装着她不累吗?有些东西就算你再怎样伪装,都是会露出真实的一面。快乐,并不是哈哈大笑,她的眼睛是会说话的。他看不到她的心,但是,他可以读懂她的眼睛。

“我本身也许就是一个笑话呢!”萧漠枫说的很淡,他也很受伤,委婉的真情被她认为是冷笑话。萧漠枫看着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失落。罂粟的心在那一瞬间错了节拍。

“喂,以后别再穿成这样了,真的会成笑话的哦!”再故意忽略掉他的失落,冷罂粟说的很轻松。

萧漠枫轻轻地在心中叹息,也许是时机并未成熟。她不是不理解,而是并没有那个打算。是因为辰学长吧!优秀的辰学长,他怎么能和他相提并论呢?他怎么会看不出来辰学长也是在乎罂粟的,不,是比他还要在乎。

“还有,把头发染回来吧,还是黑色的比较好看。”罂粟强调了一句。

“哎呀,知道啦,你很烦人耶!”他一掌扇向罂粟的背,“你的作文我帮你交了,你怎么感谢我呀?”

“大不了我下一辈子以身相许喽!”

下一辈子?恐怕没有下一辈子了吧!有的话他倒是很愿意。只要能在她的身边看着她的快乐,和她一起痛苦,淡淡的生活就很不错了。不再奢求什么。一个人的时候,想想她的微笑,就会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在笑着的。这样就足够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