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妃常圆满

更新时间:2019-11-14 16:53:50

妃常圆满 已完结

妃常圆满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瑶涩 分类:言情 主角:花月满刘默 人气:

《妃常圆满》由网络作家瑶涩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花月满刘默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觉醒来,失忆被抓。 被一蛇精男喂了虫子扔进皇宫,当什么太子妃的替身。 锦衣玉食都是浮云,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才是现实。 她的太子丈夫,高贵无比却阴风阵阵,冷的掉渣,邪的妖道。 她的完美情敌,皇上疼太后爱,蕙质兰心,美的不可方物。 她悲愤!她郁闷! 她的生活说多了都是眼泪。 宫斗没完没了,权斗接踵而来,烧脑烧到斑秃。 她哼着小曲顶风逆行,不畏艰难掐腰呐喊: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我要亲手将你们这群禽兽捏成渣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章 惊心动魄的大婚进行曲

旁边的队伍里走出了一名宫女,分别将两杯酒递在了刘默与花月满的面前。

“太子爷,太子妃,轻端稳酒杯。”

花月满不知是什么意思,不过瞧着刘默接了,她也就跟着接了。

随着宫女退下,刘默揽着她迈上台阶,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步步登上了台阶的顶端,站在了南华殿的正门前。

早已等候多时的太监站在一侧,举着手中的奏折,有词有句的念起了皇上提前写好的祝福,期望和交代。

花月满听得百无忌聊,一双眼睛瞟着附近的环境,余光瞧见身边刘默一脸的平静,心里念叨着自己的算计。

昨儿她绞尽脑汁的想了一夜,眼下只等一个好机会爆发大招。

其实她一直都挺兴奋的,因为她想瞧瞧刘默那张面瘫的脸是如何抽搐的,可碍于那念贺词的太监实在是太慢,不知不觉之中,竟昏昏欲睡了起来。

刘默正耐心的听着贺词,忽觉胸口有什么撞了上来,微微垂眸之下,长眉蹙起,只见花月满竟靠着他的胸膛睡着了。

抬眼扫了一下高坐上的皇上和皇后,刘默不动声色,收紧手臂揽紧了怀里的人儿。

半个时辰后,太监终是合上了手中的奏折,百官如潮水一般缓缓跪下身子,齐声大喊。

“臣等——祝太子与太子妃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如雷的轰鸣声炸响在耳边,惊的花月满一个哆嗦,登时睡意全无,还没睁眼,一股子冷冽的麝香便钻进了鼻息,使她又是一惊。

这个味道……

瞧瞧睁开一只眼睛,瞧着刘默那菱角分明的下巴,正想挣脱这个让她局促的怀抱,却在念头刚起时又打消了。

眉眼一转,她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复而又闭上了眼睛。

正愁找不到时机作妖,眼下还真是来得好不如来得巧。

刘默虽察觉到了她的小动作,却没工夫理会,单臂紧搂着她,傲然于南华殿前:“平……”

然,还没等他将后面那个“身”说出来,被他揽在怀里的花月满忽扯着嗓子嚎了起来。

“一摸!摸上你粉嫩颜——二摸!轻微皱,轻微皱的眉心间——”

一曲十八摸铿锵有力,声音嘹亮,响彻在南华殿,震傻了跪在地上的一干朝中大臣,震僵了一票宫中乐师。

皇上威严的脸上乌云滚滚,皇后露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一时间,南华殿前鸦雀无声……

这一场鬼哭狼嚎的戏码,花月满可是整整研究了一宿。

震撼无比有没有?创意满分有没有!

其实这首摸来摸去的歌,她根本叫不出名字,只是昨儿隐隐想起,今儿便现学现卖了。

虽是小打小闹,却能在满足了蛇精男的变态要求同时,又能让阴人默不舒心,最主要的是,不会连累她掉脑袋。

微微睁开眼睛,她佯装刚刚睡醒,瞧着台阶下一票震惊的眼珠子,满意于自己的成果时,很是无辜的对着刘默眨了眨眼睛。

“出了什么事?”

刘默目视前方,浅声开口,听不出喜怒:“你说呢?”

花月满继续无辜的眨眼睛:“我刚刚睡着了呀,难道是说梦话了?”

她说话时,想借机直起身子逃脱刘默的怀抱,却忘记了手中的酒杯,一个用力过猛,手中端着的酒杯便歪了下去。

刘默垂眼看了看自己腹间被酒浸湿的一块阴暗,眼中阴霾,唇角似笑非笑:“你今日倒是别出心裁。”

看着刘默那明着风平浪静,暗地里恨不得将她扔进嘴里塞牙缝的阴冷笑容,花月满强压着心虚:“太子爷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这笑容太他娘的太瘆人了,死也不能承认她是故意的。

刘默嘴角平平,对着众官员朗朗的开了口:“平身。”

随后,他慢慢的执起了花月满白皙的手,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温柔而专注的与她四目相对,“花月满,你还真是越来越懂得如何贻笑大方了。”

这话,花月满是真的没听懂:“贻笑是男的还是女的?它有多大方?”

刘默面对她的半真半假,长眉紧了又松,最终沉默了下去,拉着她的手,缓缓朝着南华殿的正门走了去。

花月满松了口气,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哪知刘默阴沉的声音再次扫了过来。

“等大婚完了,我再慢慢跟你算账。”

花月满又想开口敷衍着什么,却听刘默冷冷又道:“闭嘴。”

“五王到——”宁静的大殿前,忽然想起了一声太监扯着嗓子的高呼。

刘默猛地停下了脚步,狭长的眸,平静的望着近在咫尺的南华殿,对五王的到来并没有任何的欢喜。

“五弟恭喜四哥大婚。”

身后,忽然想起了一道温润沉稳的声音,花月满却听的心脏一收。

这个声音……

眼前一晃,她已经在刘默的拉扯下,一同转过了身子。

花瓣纷纷,暖风佛动,一个欣长的身影,迎风而站,见花月满与刘默转过了身子,凤眼微微弯动,略长的唇扬起了一个上挑的弧度。

花月满震惊的无以复加,脑海之中再次浮现出了前几天的过往。

佛祖了个如来,给她喂虫子的蛇精男竟然是祈天国的五王爷?刘默的弟弟!

五王像是根本不认识她一般,面不改色的看着刘默:“回来的路上遇上了山崩,耽误了一些时间,还望四哥不要怪罪五弟失礼。”

刘默唇角微微扬起:“五弟为国出征,如今凯旋而归,父皇都要替五弟骄傲,我又怎敢责怪?”

震惊过后,花月满忍着上前撕烂那蛇精男脸皮的冲动,咬牙切齿的站在一边。

说这话也不怕闪了舌头么?还回来的路上遇上了山崩,我呸!也不知道抓了自己养虫子的那个祸害是谁!

肩膀骤然一紧,她被刘默卷进了怀抱:“这是祈天的五王刘熙。”

刘熙眸色一挑,终是将目光落在了花月满的身上:“四嫂今日还真是惊鸿绝艳,五弟在这里恭祝四嫂能与四哥早生贵子。”

花月满面颊一抽,牙齿咬的咯咯响:“谢谢五王的祝福。”

装的真像那么回事,如此的深藏不露,看来她以后要更加小心才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