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天空之尽

更新时间:2019-12-09 13:07:39

天空之尽 连载中

天空之尽

来源:落初 作者:Mesluo 分类:言情 主角:习玖明白 人气:

完结小说《天空之尽》是Mesluo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习玖明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木熙死了。在丁茶茶的指引下来到了“城府世界”这里诡异、独特,让生前饱受恶意的他有种解脱感但可笑的很这只是另一个“活着”的开始。死后就会摆脱一切烦恼和痛苦吗?死后就能超脱于凡尘在人性上得到升华吗?不,活着解决不了的问题,死了还是会像病毒一般困扰着你。————————————————————————————————————————————本书女生、男生都可食用偏重动漫分镜与纸质书书写方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公不作美,当然,如果真的有天公的话。

茶茶辉光钟的“小时”从5变成6后,冥府的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

声音从“滴答滴答”演变成“哗啦哗啦”,毫无征兆的降雨压弯了窗台外盆栽的枝丫,茶茶睁开眼,起身,把这盆湿透的葛乡花捧回屋内,并收手去把大敞的铜框窗户拉闭,下锁,一把扯过窗帘。

茶茶不喜欢雨天。

街道上行人寥寥,从冥府七栋到电车车站、从世界广场再到冥府三栋,由于突如其来阴雨天气,被淋上了一层层的薄雾。

零星的原著民匆匆而过,裹紧了厚重的雨衣,贴着不时漫出蒸汽的街边管道行走着,把连绵百米的屋檐当成浑然天成的雨伞,只是风停止不了喧嚣,让冰冷的雨珠带到他们长满毛绒的脸上,于是你会看到,这些体态疲惫的动物形态原住民,一个喷嚏接着另一个喷嚏的想要甩干被浸湿的鼻子。

冥府三栋围上了纯黑色的实心栅栏,路障重被启动,用结实的金属质地脚螺丝牢牢固定,被袭击所压坏路面露出泥色,如今灌满了雨水,褐色的泥浆封住伤口,随着降水拍打而冒着层层涟漪。

只有守卫的鬼差是不动的,任由头发粘成一股,躯体变成河流。路过的原著民不敢直视他们的眼睛,仅恍惚间从打围的高处看到无法遮掩的脚手架冒出一端,猜想,被炸塌的一角正在日夜不停的赶修吧。

能湿透浑身的,也不止雨水,还有汗水。冥府三栋三十层训练3号厅,迪斯的双刀型罪割配合着他的双手起落,将训练用的木质人偶疯狂截肢,随机射出的弩箭擦着他的身体而过,却没有一支能够击中,完全沉浸于训练中的迪斯没有丝毫的分心,以至于站在门口呼唤许久的珑都被晾在了那里。

珑伸手,一掌拍在了门口的紧急停止按钮上,房间内的稻草人瞬间固定下来,暗处的箭矢发射器撤入墙中,照灯亮起,把青灰色的宽大房间带入光明。珑走上去,把右手放在左胸,行礼,对站在中央的迪斯说:“队长,属下未得到回应就擅自停止你的训练,请原谅。”

迪斯调匀了呼吸,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转过来一个侧脸,说:“不是给布里克一个副队长了吗,有什么事,你去找他。”

“可是队长,你怎么能把这个职位给一个叛军?”珑抬起头,看着迪斯问道。

“啊,叛军的身份坐实了?”迪斯没有解释,先抛出反问。

“没……没有。”珑低下头,自知失言。

“鬼差里可没有叛军,现在,”迪斯转过身来,抬起右手的短刀,指着珑:“给他副队长,是让他多做点事,忘记我说的了吗,‘做的越多破绽越大’,”垂下手后,便背过身去没再看珑,“好了,我要继续了,退下吧。”

“是,队长。”珑行礼,快步离开了。

迪斯深呼吸了一口气,向墙上一处凸起的红键甩出左臂的短刀,刀在空中旋转,划满一圈又一圈,当刀柄打在红键上后,房间的灯瞬时熄灭,稻草人急速游走起来,墙上的弓弩“哒哒哒”排开一字,然后随着不规则的滑槽随机移动。

迪斯纵身一跃,抓过弹回的短刀,躲过飞来的弩箭,一刀劈开了刚好处于一字排列的稻草人偶。“我要变得更强!”迪斯火力全开,一个瞬身消失在漆黑的房间之中,和这不透光的黑暗,融为一体。

都会车站,建在冥府中心城区边缘的庞大交通枢纽,之前布里克检查守备的地方,也是圣城专列最终停靠的终点站。

货运与客运只有一墙之隔的都会站,操纵轨道道岔与接发列车进路的运转室镶嵌在黄铜金属质的穹顶之下,从四面通透的窗户可以一览客运部分的全貌。

室内布局如同科幻小说里的宇宙战舰,负责总指挥的原住民“车站值班员”列于后座,他的面前一共有三块屏幕——行车日志、股道示意图、现在车系统。

位于前列的原住民“信号员”共有三名,第一名坐在左边,负责货场交通;第二名坐在右边,负责客场交通;第三名坐在中间,负责全站场作业计划。除了中间人员拥有一块液晶屏幕外,其余两边均是按键繁多、拉杆并列的机械控制台。

邻站电话摇来,值班员站起立,拿起听筒,听见:“专列T002次07:02分开。”

“专列T002次07:02分开。”车站值班员完整复诵,挂了电话,对负责货场的信号员下令:“专列T002次开过来了,停止货物线一切调车作业,并通知车站调度,可以将货场指挥权交给鬼差大人了。”信号员得令,拿起对讲机对货场作业人员转达通知。

值班员接着又对负责客场的信号员下令,道:“专列T002次开过来了,4道停车,开放信号,执行。”

“专列T002次开过来了,4道停车,开放信号,执行。”信号员完全复送,同时拉下解锁臂杆,分别按下4道进站进路始端、终端,等待10秒后,始端、终端表示灯亮起绿色,之间连着的凹槽由黑变白,信号员伸出右手,剑指从始端滑向终端,回复:“4道进站信号号好,进路布置完毕。”

“明白。”值班员见一切布置妥当,坐了下来,眼睛盯着区间里不停向前的红色标识,那是专列接近中的显示。

在后的都会站站长取下大檐帽,擦了擦舌头上的汗,他的松狮犬脸上表情复杂,从他下意识眨眼来看,非常紧张。松狮站长瞥了一眼运转室内两名负责盯控的鬼差,他们处于“跨列”姿态,昂着脑袋,一袭黑衣是为了这次迎接圣城特使专门更换的新制服。

松狮站长带上帽子,收住舌头,清了清嗓子,心里嘀咕:“求求叛军千万别来,领导特别打了招呼,如果有事,我得第一个陪葬!”

比起运转室内的紧张气氛,站台下的间隙,埋藏管道及电路的狭小空间里,正有两个孩童身体的仓鼠原住民爬行着。

“快点,吱吱,我刚才听见广播,圣城专列就要来啦!”雄性仓鼠对奋力紧跟却因为不擅长四脚走路的雌性仓鼠喊到。

“叽叽哥哥,你慢点啊!”吱吱停下来喘了口气,抱怨道。

“在通过前面那个拐弯,就能爬到柱子里了,”叽叽回过头来催促道:“你不是嚷着要看看莉西娅大人吗,只有这一次机会呢!”

“可是……可是哥哥为什么我们不去欢迎队里看,或者爬到哪栋建筑上去看呀?”吱吱趁着他的哥哥停下来的空当,两下窜到了他的面前。

“笨蛋,今天这么大的雨,莉西娅大人那么尊贵,怎么会在路上走?我刚才看到有车队停上了站台,他们一定是一下车就扎进车里,到时候你还怎么看啊!”

“好吧,叽叽哥哥。”吱吱想着一定要见到莉西娅大人,传说她可是绝世美人,自己的那颗少女崇拜之心,为她疲乏的四肢添加了动力。

站台之上,玄大人已经在守候了。

“玄大人,您不一定得亲自来,交给我们就好了。”布里克站在玄王的旁边,轻语道。

“鬼差,你得知道,遇袭那天你们的表现可并不让人满意。”玄王看也没看布里克一眼,说道。

“是,大人,让您失望了。”布里克只好道歉。

“去忙你的吧,集中精神。”玄王还是没有施舍一个目光。

“是。”布里克退下。

圣城专列伴随着汽笛声缓缓进站,整列火车上披满了雨水,车窗更是模糊一片。待车列停稳后,四位抬着红毯的原住民站务员走到预定的下客车厢前,将裹成圆柱体的红毯向停靠的车队一抛,“啪嗒”一声便搭建好了贵宾行走的径路。

车门打开,先下车的是使团的守卫队员,他们荷枪实弹,以整齐的队列排列在红毯的两边,然后垂下长管枪托,搁在地面,手中扶着枪管,昂首挺胸,笔直站立。

再次下来的就是莉西娅了,她回手想要扶长老一把,长老慈祥地笑笑,拒绝了。

“长老,车队已经准备好了。”玄王迎上去,礼貌而不是威严。

“怎么?”长老抬头,看着玄王,诧异地问:“身为冥王代理的玄王亲自来接,这可不敢当。”

“长老,事出有因。”玄王解释道。

长老环顾了一下四周,里三层外三层的戒备,装作不知情的问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不瞒你眼,”玄王继续解释:“是这样的……”

吱吱和叽叽已经顺利的爬上了大柱,吱吱伸手把一块松动的铁皮拿开,用眼睛试了试,看到了贵宾车列外站着的一群人。“应该是玄大人他们了,他那身装束真是跟这个世界不一样啊。”

“我看看啊,哥哥!”吱吱在后面焦急的催促着。

“嘘!”叽叽见妹妹闹喊,赶紧捂住她的嘴,压低声音呵斥:“小声点!被发现了,我们就完蛋了!”说完,他从腰包里拿出一小节铜铁,魔术般的拉长,递给妹妹,说:“这太远了,你用这个看的清楚,记住,千万别把镜头伸出去了!”

吱吱接过单筒望远镜,架在孔上,兴奋的望着,只看了三秒,遍说道:“莉西娅大人真漂亮啊,粉色的长发和紫色的眼睛,真让人羡慕啊!”

“嘁,”叽叽轻蔑的撇撇嘴,提醒道:“十戒可是很凶残的,他们杀起人来,跟鬼差……不,比鬼差还无情。”

“但是我感觉,”吱吱瞄准莉西娅的脸,看得入神,镜头在不经意间慢慢向外支去“莉西娅大人不是这样的人,她应该是很温柔很温柔的,真想跟她说上话啊。”

“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叽叽坐在攀登用的支架上,没有意识到望远镜已经慢慢超出界限,继续说:“粉发配紫瞳,一定是病娇。”

“哥哥你真是……你少看点漫画吧,好吗?”吱吱没有把视线从望远镜里撤回来,依旧忘我地看着。

一名鬼差走到立柱下面,悄悄的唤出拳套形的罪割,他抬头望了望上面支出的望远镜,嘴角一扬,抬起手来,准备一拳将立柱轰个稀烂,就在技能尚要发动时,被另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