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迷上大话爱上你

更新时间:2019-08-28 08:08:01

迷上大话爱上你 已完结

迷上大话爱上你

来源:落初 作者:断翼孤蝉 分类:游戏 主角:雷声觉察到 人气:

断翼孤蝉新书《迷上大话爱上你》由断翼孤蝉所编写的游戏风格的小说,主角雷声觉察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和妻子离婚后的当天晚上,去了一家网吧玩网游,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认识了名叫贾怡的美女玩家,她和我的初恋十分相似。通过多次接触,我们彼此爱上了对方。在一次意外受伤住院后,又机缘巧合的认识一个家庭背景相当复杂的林芳,她是医院的护士,父亲是市里的高管,母亲是个企业家。林芳由对我的好感逐渐转变成爱慕。而我的心却不在林芳身上。面对林芳的百般柔情,面对我父母的强逼之下,我是否能够坚守对贾怡的承诺不离不弃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父亲抬头看见我和她走来,放下拿在手中的故事书,迎了出来,问:“你看雨这么大,风又不小,都把衣裳淋湿了,东边屋的那个衣柜里还有几件你们的衣裳,赶快去换上吧,千万别着凉了,再闹出个病来就麻烦了!”说完,他转过身朝屋里走去。

我的眼开始红润起来,眶里闪动着晶莹的泪花。父母一向对我很好。在生活上给予了我很大的关怀。就连自己换下来的脏衣服,也是母亲给洗的。父亲的腰患过腰间盘突出,至今还未完全康复,但他还是忍受着钻心的疼痛按时把每天的三顿饭做好,我与钰结婚后,父母心疼她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由几个姐姐养大Cheng人,受尽了不少的苦,就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看待,从无任何歧视的意思。

钰一直是个心直口快的人,此时也不例外,她说:“爸妈,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今天来你们这儿,主要是对您们说声,我和良商量好了,今天就去县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至于什么原因,你们下来再问他吧!”说完,她转身走向门外。

我也转过身随她而去,丢下一句:“爸妈,下来我再向你们解释清楚吧!”

背后传来父母的呼唤声,而我却顾不得理会他们,紧跟在她的身后而去……

一辆绿色的夏利出租车停在路边,。司机师傅把头深出窗外,很没礼貌的问:“喂,你们做车不?”

她说:“拉我们去xxx县民政局吧!”说完,她对着车上的司机微微的一笑,而后拉开车门弯下腰坐在后边的车座上。我始终低着头怀着失落的心情坐在副驾驶位上。

出租车随着一声鸣笛启动了,车轮越转越快,车子在飞快的向前奔跑着……

两旁的高楼大厦,漫步于便道上的行人们,极速的向后倒去,周围的喇叭声,广播声,还有夹带着的风声,雷声,雨声全部混在一处,把这座小城裹进喧闹之中。这条通往县城的再熟悉不过的大道,我和钰不知走过了多少遍。然而,今天却是我和她共同走过的最后一次了。去时,两人还能在一起,来时,就要各奔东西了,想到此处心中免不了更加难过。

虽然雷声小了许多,但是雨还在下,狂风依旧呼啸着,阴晦的天空堆满了铅色的阴云,寻不到半点放晴的意思。

“小伙子,到民政局了,你看计价器上显示20元钱,快掏钱吧!”司机指着计佳器对我说。

我付了钱,推开车门,弯下腰走出来,钰拎起手提包也钻了出来,撑开雨伞,跟在我的身后。我左手举起伞,眺望对面的那挂在门口上的牌子----xxx县民政局,发出几声无奈的叹息……

我和她一前一后地走过民政局的大门。跨进办公楼的楼道,举目四望两侧的走廊,寻找着应该去哪个部门办手续。至于挂在墙上的宣传板,我却无暇去理会这些。楼道内静的出奇,好似这局里空无一人般,压抑的气氛使我难以呼吸顺畅……

我苦笑的对她说:“钰儿,对不起,我是第一次来这儿离婚,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去办?”说完,我摊开双手,摆了个很为难的样子。

她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少说废话,办正经事要紧!”说完,她站在东侧的楼道内,抬头去看挂在墙上的那个关于办理离婚手续的若干规定和县民政局机构简介的牌子。她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将上面写的内容记在了心上。

钰挂牵着此事,我却不必去担心那该如何是好?只要她找到解决问题法子后,定会叫着我去。倘若她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那更好,岂不是我们的夫妻关系又可以多维持片刻吗?我扶着栏杆上了二楼,当迈进二楼的道口时,突然之间发现墙上刻着几行写的乱七八糟的字,读后感觉还蛮有意思的,上面写的是“别把婚姻看做是神圣的,其实他是男人的坟墓。婚姻让男人失去了自由;婚姻让男人成为女人手下做活的机器。解除婚姻,就是你重新获得自由的开始,是你翻身做主人的开始。天下的结婚的男人站起来吧!”虽然这段话里存在着不少的偏见之谈,但也可以把他当做婚姻失败后一种自我安慰的理由吧!

现在,我已经到了婚姻上无法挽回的地步了,何不照着墙角上的话来安慰一下受伤的心灵,何乐而不为呢?

钰登上二楼,瞟了我几眼,说:“你还楞在这儿干嘛?走,去三楼的离婚登记室!”说着,她已经朝三楼的登记室走去,我回过神来,紧跟在她的身后。

推开登记室的门,向屋里望去,见到一位身穿工作服的高个子的中年妇女站起身,将手中的**牌交给她旁边的年纪在二十左右的带眼镜的小伙子,嘴里念叨着,说:“真是扫兴呀!这么好的牌八张是主,只有四张副牌,肯定能连升他两级。可惜这把牌瘾我无法消遣,让这对小夫妻给搅和了。嗨……小胡,你先替我打吧!”她把牌交给那位姓胡的小伙子,自己无精打采伸了个懒腰,朝办公桌走去。她坐下后,抬起头先将我们上下打量了一番,而后开门见山的说:“说说你们的情况吧,真是的,现在的年青人越来越开放了,把离婚结婚全然不当作一回事。就好像两个小朋友过家家一样,嗨,可悲啊!”

我慢条斯理的向她说明的我们的情况,她漫不经心的听着,待我向她介绍了以后,又叹了口气,说:“既然是这么一回事,那就早该离了,两个人过日子,心不在一起,怎能好起来?”

我和钰听了她的话,顿时觉察到话中却也有着不少的道理,便同意她的观点,我笑着对她说:“恩,您说的很对,所以嘛,我们要麻烦您在百忙之中抽出点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

“哼!那你们还不快把结婚证、户口本、身份证都拿来啊?”她说。

钰从手提包里取出证件双手递给她,我侧在一边无聊的坐着。她从抽屉里取两张表扔到桌子上,接过钰递来的证件,说:“你们先把那两张表格填好!”说完,她转过身去,手握紧鼠标在屏幕上点击了几下,而后,十指如飞般猛敲着键盘。屏幕上的字很快地闪出,那飞快的速度令我看得眼花缭乱,头晕目眩起来。瞧她那打字的速度和处理婚姻的干脆,就知道她已在此工作多年,很具有专业水准。

我和钰趴在桌子上小心翼翼的填着表格,屋里的那头时常传阵阵的笑声,办公室里原本严肃的气氛被冲淡了许多……

将填好的表交给她,那人接过表后只扫了几眼,然后拉开抽屉,取出印章,在那两张表右下角按下了下去。然后,再次把印章放回原位,一手关上抽屉,一手拿起那两张表放进背后那个书架中的一叠稿件上。同时,与电脑相连的打印机里传出两份离婚协议书。她把两份离婚协议书递给我们,嘴里还在不停督促着我们,说:“你们在最下面那儿签下自己的名字,我再给你们啪嗒两下,就完事了,你们快点行不行,签个字还这么慢,别老是耽误我的宝贵时间好不好?真是的!”她忍受不住那头传来的“调主,2调,快点,你出牌啊!”的引诱,开始变得焦急起来。

我和钰匆匆的写下自己的名字,她见我们写好后,一把抢了过去,抓起放在身旁的印章,随着“啪,啪”两声的传来的同时那鲜红的印已经落在离婚协议书上,她长叹了一口气,说:“来,交下钱吧,五十块钱!”

我不敢耽误这位大忙人的宝贵时间,从口袋摸出五十元钱递给了她。

她把钱丢进抽屉里面,关好抽屉。而后翻开一册收据本,在单子上匆匆的写下几个字后,撕下去,交给我们,站起身说:“好了,这儿没你们的事,拿着那个单子去对面的办公室里领取离婚登记证吧!”话声刚落,她已经坐在牌桌旁,继续和自己的同事玩着**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