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信仰战场

更新时间:2021-02-22 11:32:55

信仰战场 连载中

信仰战场

来源:落初 作者:谬悠之说 分类:游戏 主角:陆遥陈象 人气:

《信仰战场》作者:谬悠之说,游戏类型小说,主角:陆遥陈象,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天才少年陆遥,电竞游戏FOF新人王,因拒绝打假赛被战队踢出。本将就此沉寂的他却意外收到了神秘战队的邀请。毒舌队长!全明星队友!冠军教练!陆遥向不朽的荣耀发起了冲刺!听说你29连胜?对不起数不到30了!败者组一穿七?也不是很难嘛!春秋霸主?那还差得远呢!选手、解说、庚子园高材生。各种角色天才少年全部hold住!友谊、亲情、爱情。所有情感信仰战场尽数呈现!AllfortheImmortality。最重要的是,我必将成就不朽。Thebattlebegins。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标题修改不了了,就在正文里改吧。

第二章奔跑吧,骄傲的少年

江城市人民医院,外科病房。

“你这个小孩子真是……我该怎么说你呢?”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男子,他坐在一张病床前,床上躺着一个打满石膏看起来无比滑稽的身影。

正是被Corky四人组打得住院的陆遥。

“老师,我觉得我没做错什么啊,他们下手也忒狠了点,至于嘛!”陆遥挣扎着背过了身,有些心虚地说道。

清瘦身材,戴着黑kuang眼jing,显得文质彬彬的年轻男子叫施容,是江城外国语学校的老师,确切地说,是陆遥所在高三零班的班主任。

“你说你干得这叫什么事?啊?还躲我?”施容看陆遥背对自己,没好气地站起了身,绕到床的另一边,正对着陆遥说道。

“老师我错了……”陆遥不再尝试回避老师的目光,嗫嚅着说道。

“我错了我错了,你错哪了?”

“我错在不该动手,现在躺病床上耽误学习了。”

“哈哈哈,好一个耽误学习。不,你没错!你可以啊陆遥,你说你想自己养活自己求我放你课外去打职业,让高三的学生去打职业,这么荒唐的事大概也就我这种老师能答应你。

好,我放你去打职业了,你打得怎么样了?啊?打职业变成打拳击了?这还好是一些皮肉伤,真要打出事了我怎么和你母亲交代?遇事忍一忍不行吗,你想像你父……”

“老师您别说了……”陆遥的眼眶突然红了,颤抖的声音带着一丝乞求。

“对不起。”施容看见陆遥眼角的泪光,意识到自己话说得太过了,弯腰道了个歉,重新回到原来位置坐下,看着陆遥的背影,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高三零班他对陆遥最没脾气,一来陆遥学习一直认真刻苦,成绩始终保持在年级前几,是校领导也吩咐重点看护的优等生,二来也和一年前陆遥家庭遭逢的重大变故有关。

陆遥的父亲陆正帆之前在江城开拳馆,要说这陆正帆,拳术也算精湛,之前还在某个省级的拳赛上拿过奖,闯下了一番名头,所以拳馆的生意还算不错。

可就在一年之前,陆正帆不知为什么参加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拳赛,结果活生生被打死在了拳台之上,对方和主办方也特别可恶,揪着赛前签的所谓“生死状”不放,根本不想走法律程序。

后来逼得不行了他们直接上演人间蒸发。

从那之后陆家家境就一落千丈,当初为建这拳馆,陆家可是背了一屁股债。现在拳馆早没人去,收入来源断了,这些欠款怎么还也成了棘手的事。

也多亏陆正帆平时为人挺不错,即便他过世以后就剩下了孤儿寡母,债主们也没一个忍心上门找来追债,甚至有几个主动要把债务勾销的。

陆遥的母亲却十分硬气,硬是拒绝了债主们的好心,放出话来一定要把钱还干净。一介弱女子为了还债硬是离了江城,跑去帝都工作。

她走之前最放不下就是陆遥,思前想后,因为施容之前跟陆正帆学过一段拳,和陆家关系不错,正好又是陆遥的班主任,就把陆遥托付给了施容照看。

“施老师,我这小孩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倔,随他爹,你可千万别由着他。该管他就得管,有什么事您通知我,不好意思麻烦您了。”

临走前,陆遥的母亲是这么说的,施容看着她一夜变白的头发和憔悴不堪的脸庞,打定决心这一年就是累死也要把陆遥带好,不给这个女人额外的负担。

“真是一家子的倔脾气。”施容又想起了半年之前发生的事情。

……

好不容易从丧父之痛中缓过来的陆遥找到他办公桌前。“老师,我想和您商量个事。”说这话的时候陆遥低着头,眼神闪躲,双手拧成了个麻花。

“什么事?现在可是上课时间。”施容放下正在批改试卷的笔,扶了扶眼镜,略带怜惜地看着他说道。

“就和您商量件小事。”陆遥目光扫了一下办公室其他的老师。

“那个王哥,你帮我去班上巡视一圈行吗?我怕这群小崽子上课又不认真。”施容懂了陆遥的意思,冲办公室里同样正在批改试卷的王老师说道。

“哟,这是哥俩儿要说悄悄话呢,行,我也不打扰你俩,走了。”王老师打量了一下陆遥,站起了身。

路过陆遥身边的时候,王老师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陆遥,我们都很希望你能尽快走出来呢!”

“谢谢王老师。”

“没事儿。”

“好了,现在你可以说了,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打发走了王老师,施容这才问道。

“老师,我想去打职业。”

“什么职业?”

“就是FoF电竞职业,有个二线队的联系我了,说可以给开5000的工资。”

“胡闹!”施容拍着桌子怒道。他本以为陆遥刚从伤痛中走出来,想要找他谈谈心,结果却给他整了这么一出。

FoF施容也玩,知道这么一款电竞游戏是有职业战队的说法的,一些知名的电竞选手确实收入不菲,也知道陆遥在这款游戏里天赋惊人,才玩两年不到就能打到天梯第一,被二线职业战队邀请可能不是虚言。

但是陆遥现在是什么身份?学生!

现在是什么时候?马上高三了!

“去打职业?高考还要不要考了?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施容板起脸准备好好训陆遥一顿,这种关键时刻,必须得靠严厉批评来打消陆遥的危险想法。

“不会影响学习的,我问过那边了,只要求每天晚上训练3个小时,然后一般周末打几场比赛,老师,我可以立军令状!”陆遥抬起了头,直视施容认真地说道。

施容已经有很久没有看到他的眼睛闪着那样的光了。

“什么不会影响学习?每天3个小时会不影响学习吗?你人生这个阶段,读书是第一位的事情明白吗?以你的成绩保持下去是很有希望考上庚子园的,就为了5000块钱你就要放弃光明的未来?不行,这事我是不会同意的!你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再想这种事我打电话告诉你母亲了!”

什么“军令状”,简直是搞笑,施容作为人民教师这点认识还是有的,青春期的小孩子世界观、价值观还在成型阶段,必须得给他说清楚利害关系,这是对学生的一辈子负责。

“老师,我求你了!”陆遥突然跪倒在施容面前。

“我不是不知道考上一所好大学的重要性,我是真的觉得自己学习方面还可以应付过来。

老师您知道吗?每次想到母亲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起早贪黑辛苦工作,而我就这么吃着、用着她赚来的血汗钱,我的心真的好疼啊!

父亲已经不在了,我就想为母亲分担一点,真的不行吗?我求求您了,真的……”

哽咽着说完这话,下跪的少年已经是泪流成河。

“……”施容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了。

“老师,我给您磕头了……”

施容还没反应过来,陆遥就“咚”、“咚”、“咚”连磕了三下,根本没有留力,额头碰得通红。

“起来,你这是干什么!”施容赶紧站起了身,上前一把把陆遥拉了起来,看着他叹气道:“不是我要拦你为母亲分担,只是这种事确实会影响你的学业啊,你忍一年,等考上大学了再打也不行吗?”

“我真的觉得学习方面我能行的。老师,被职业战队邀请这种事也不是随便能碰上的,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您可以当我还幼稚吧,我现在真的就像一个落水的人,看到一块木头就想爬上去。”

“好,你之前不是要立‘军令状’吗,那这样,我也不拦你,你去打你的职业,不过咱可就以月考为标准了,你两次掉出年级前十就给我乖乖退了战队,好好读书!”

“一言为定!老师再见!”陆遥听了施容的话,擦了擦眼泪,勉力冲施容笑了笑,转身出了办公室。

“这孩子!”施容摇着头回到自己办公桌坐下,从厚厚一摞试卷中抽出陆遥的试卷,看了一遍,把上面红笔标注的错题又认真誊写到了一个本子上。

“还能行呢,能行你怎么不考满分,瞎逞能!”说着说着施容自己也笑了,“算你小子识相,没让我费多少劲。”150分的卷面陆遥只算错了1道填空题,他很满意。

……

后来的事情多少有些神奇,却也在施容意料之中,他始终没有找到由头把陆遥从职业战队拽回来。

陆遥的成绩就那么一直雷打不动的保持在前十以内,像他雷打不动的作息:每天晚上8点去职业战队基地训练直到12点回来,次日凌晨5点就起床复习功课。

陆遥就寄住在施容家里,陆遥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除了心疼也就只好默默支持了。

直到发生了今天这种事。

施容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幽幽叹了口气:“你静心休养吧,学习什么的不用太紧张,你的基础很扎实了,回头强化训练一遍就可以了。高三毕业班不好请假,我今天陪你一天,以后就不能常来了。负责这间病房的护士是我同学,我和她打好招呼了。你想吃什么、有什么需要直接和她说,不用客气。”

“另外,你那家俱乐部叫什么来着,我来帮你联系一下赔偿的事。”

“叫Corky,那个领队电话是138xxxxxxxx。”陆遥把头缩进身上的被子里,闷声道。

“真是欠了你的。”施容站起身,掏出了手机。

“喂,您好,是Corky战队的领队吗?是,我是陆遥的家长,和您聊聊赔偿和工资的事……”

“谢谢老师。”陆遥紧咬牙关,最终还是没忍住汹涌而出的眼泪。

没事儿,被子挡着,施老师看不见呢!

陆遥不知道,出了病房,施容隔着房门上的小窗看了他好一会儿,他躲进被窝里颤抖哭泣的样子都已被看在眼里了。

“早点康复。”施容在心里许了个愿。

“然后继续奔跑吧,骄傲的少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