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网络之改变人生

更新时间:2019-08-30 09:43:05

网络之改变人生 已完结

网络之改变人生

来源:落初 作者:吸血排骨男 分类:游戏 主角:艾名小狗 人气:

《网络之改变人生》由网络作家吸血排骨男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艾名小狗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我决定了,等VIP里的章节全发完后,我会再写下去的,不过东西将不会放在VIP区中,这样我写的慢点总没人骂了吧。嘿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艾名带着二十名下士,四名中士,二名上士离开了军营,走上了前往京师的道路。这二十六名士兵算是艾名的直系部队,都是骁字营的士兵,其中和他最熟悉的是士兵甲。

而且他没想到的是,当官的好处是大大的。当了少尉原本是该配刀的,至于长枪这种低级武器就该淘汰了。可艾名很喜欢长枪,用的最顺手的也是长枪,所以他除了配了把雁翎刀以外,还得到把紫藤为杆的长枪。紫藤,多年生藤科植物,极为坚韧,是制作木制长杆类武器的首选。

另外,他还得到匹骡子当坐骑,长途行走不用脚走路让艾名很是高兴。再者说,也许是人类共通的Xing格,对于驱驾其它生物有着于生具来的兴趣,能骑在骡子上走路,艾名得到了很大的心理满足。在现实中可是不可能有这种待遇的,到处都说动物是人类的好朋友,我们要爱护它们什么什么的,哪有可能骑呢。

粗略估算,从跃马平原到京师按正常的走法要一个月就到了,而艾名有两个月的时间,算起来时间还是很充裕的。并且,这两个月的计算方法扣除每天的游戏中人物必须的两个时辰的睡眠时间,其它时间是按照游戏人物在游戏中实际存在时间来计算的。也就是说,如果玩家长时间不上线的话也没问题,只要玩游戏的时候不要超过限定时间就可以。

艾名第一次骑在骡子上,第一次当头,第一次可以吆三喝六的,所以感到很新鲜。出了军营后看到农家野舍,小桥流水,都忍不住感叹一番,最得意的是,以前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游戏里都他都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可现在,看看,那锄地的农民眼中敬畏的神情,一个字,真爽。

第一天,艾名策骡狂鞭,到晚上的时候就走出了一百多里地,惹得低下的小兵叫苦不迭,以为跟了个虐待狂,当到了驿站休息的时候,个个东倒西歪的,没有了半点精神。一点不顾长官的感想,草草吃了饭,没理会一脸兴奋的艾名,就早早钻入了房间睡觉去了。

艾名无可奈何,他还算体贴人,知道士兵累了,也没深究。可他自己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只好披衣起身走到院子里。

找了个石凳坐下,抬头望天,星星好多啊,一眨一眨的,好象在诉说着什么。现实中虽然经过几百年的环境治理,天空也很蓝,星星也能看得见,被高楼阻挡着,人们只能象井里的青蛙样看着头顶的那一小片天空。

而现在,辽阔的天空就在眼前,是那么的迷人。看,紫薇月象个盛满葡萄的圆盘,散发着神秘的紫色光芒;看,启明星静静的伴在紫薇星旁边,虽然很小,但他明亮的光辉一点也没被紫薇星遮挡;看,天空中数颗偶尔划过的流星,那长长的尾巴,有黄色,有红色,有白色~~~~~

流星!艾名腾的站了起来,张大了嘴巴。那绝对不是流星,肯定是某种可以御空的法宝所发出的光芒。

艾名赶紧出了院门,紧盯着法宝所拖拽出的光辉,只见最前面的是道黄色的光辉,紧跟着的是红色的,其余两条是白色,它们飞的极快速,不一会就看不见了。艾名羡慕的差点流下泪来,御空飞行嗳,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才能。

艾名颓废的低下头,又不甘心的抬起头来。突然,那几道光辉又出现在了眼前。只见红色的光辉猛的追上了黄色的光辉,两种光辉相撞迸发出大片的火花来。黄色光辉显然不支,摇晃了一下后掉落了下来。其他三个光辉紧追不放,也跟着下来了。

艾名估摸着那几道光辉掉落的地方,离这里只有不到四五里的地方,也不多想,连忙跑了过去。能御空飞行的人说起来最起码是剑侠一级,能看到他们的比斗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就算死上一回也值了,因为他们可以提供给自己将来发展的走向。再者,有奇遇也说不定。

路好长啊,虽然只有四五里路,艾名也跑的气喘吁吁。说起来他现在也算个修真者了,可是才刚练了没两天,跑的又急了点,等他终于看见不远处有大片的光芒照射的时候,阑尾已经疼的受不了了。

还好没错过,狠喘了几口气,又向前挪了几步,蹲在了一丛灌木下,伸长脖子向外望去。

好家伙,这还是人吗,只见有三个人呈三角行包围着一个穿黄金铠甲的人。那三个人其中一人身穿火红的道袍,道袍的衣袖上画着四朵黑色的火焰;另两个人身穿白色的道袍,衣角描着一溜金花。

在他们四周围绕着无数的五彩斑斓发光的烟云,时聚时散,无声无息。

僵持中——

艾名挪了挪麻木的双腿,快点打啊,要不说点场面话也好,也不照顾照顾观众的情绪。

他一点也不害怕这四个人发现。高手嘛,总要有点高手的风度的,那就是不伤及无辜,再者说,他们正在对持中,不会为一个杂鱼影响战斗的情绪吧,嘿嘿。

终于动了,黄金铠甲缓缓抽出藏在手心里的剑,好工夫,看来他已经身剑合一了。那剑,真个是好啊,流光异彩,锋利无比,好,至于怎么个好法,管它呢,就是好呗。

红色道袍衣角飞扬,衣袖上的四朵黑色火焰升到了空中,围绕着身体慢慢转动着。

两个白色道袍衣角上的金花一坨一坨的往外冒着,好象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样布满了天空。

好精彩,这就是高手啊,光架势就不同凡响了。

终于开打了——

然后……不知道——

艾名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谁胜了呢,这是个永远的谜。

当时开打以后,艾名原本想好好欣赏一番高手的对决。没想到的是,高手的对决不是什么人都能看的了的。

当艾名看到黄金铠甲的剑微微上扬了一下的时候,他已经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跟头了。等听到一声炸雷的时候,他已经象是在浪尖上游泳一样被气流吹的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过了好一会,好不容易才掉落了下来,正好掉到了一个浅坑里,艾名只觉得骨头嘎巴嘎巴响了好几下,差点疼晕过去。其实要是疼晕过去还好了,可惜他没那么走运,那浅坑有点太浅了,只能遮住艾名半个身子,高手对决所发出的气流呼呼的吹过来,夹杂着杂物敲打在艾名裸露在外的脊背,艾名只能抓住生长在浅坑里的一把小草硬挨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艾名觉的是一个世纪那么长,外面终于没有了声音,也没有了气流。

等了一会,他小心的抬起头来看看,四周只有一圈一圈冲击波留下的痕迹,其它的什么也没有,真的,连小草都没了。又等了一会,艾名终于肯定没有了危险才爬了起来。

活动活动手脚,看看缺了零件没有,还好,好象没有,只觉得背上很痛。又手摸摸,背上的衣服早就不知道跑到哪个爪哇国了,只留下湿淋淋黏糊糊了一片,流血了,真的好痛。

偷鸡不成失把米啊,好倒霉。低头看看,浑身好狼狈。

侧耳听了一会,好象真的没有动静了,看来战斗已经结束了,好不甘心,什么也没看到,还搞的这么狼狈。

不管他,是死是活,听天由命,艾名狠了狠心,顺着冲击波形成的圆圈向里走去,不搞清楚到底怎么了,今天会睡不着觉的。

走了好一会才走到刚才打斗的地方,艾名有些目瞪口呆。只见呈现在他眼前是黑糊糊的直径有百米宽,深三四丈的大坑。好厉害啊,艾名嘴中啧啧有声,要是自己有这样的实力就好了。

咦,那是什么,紫薇月的照耀下,深坑的某一地方反射着一丝光芒。艾名赶忙顺着斜坡下去,捡起了反光的物件。

好家在,黄金耶。艾名激动的看着手中巴掌大的物件,它正散发诱人的黄色光芒。不对,黄金哪有怎么轻,掂了掂,好轻。艾名很是失望,还以为发财了呢。

也许是,难道是黄金铠甲身上的物件?仔细看看,真的是,那物件上刻着许多细腻的花纹,呈长方形,其中两个角被磨的很光滑,呈半圆形;和这两个角相对应的一边,很明显是被利器切割下来的。

哈哈,真的发财了。虽然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但想想,从剑侠的铠甲下掉的东西会是烂东西。呵呵,艾名傻笑的小心翼翼的将物件铠甲片塞到了怀里。

回吧,虽然受了点小伤,但收获不错。挪着浑身发痛的身体,艾名慢慢走回了驿站。

驿站门口站了一大堆人,显然是被刚才又是打雷又是闪电的惊起来的。等他们看见从远处走来的艾名的时候,都瞪大了眼睛。艾名懒得多说什么,推开众人,回到自己的屋子,叫士兵甲端了热水和伤药,清洗过,又包扎了伤口。

让士兵甲离开后,艾名趴着,痛苦并快乐的睡着了。

这是什么?

艾名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很怪异的空间中,四周白茫茫一片。

“你好,我是恶魔。”

汗,艾名猛的转过身子,看见身后飘着一个拇指大的小东西。??他是什么?刚才好象听见他说他是恶魔来着。在艾名的记忆中恶魔好象应该是高大威武,一出场就伴着黑云伴着杀气。可这个呢,好卡通,黑色的小袍子把他遮了个严严实实,手中拿着的看上去应该是个叉子,如果这家伙大点还好,可……

这东西好小,看上去很好欺负。艾名忍不住屈起中指照这小家伙弹去,“咻……”小家伙被弹的没影了。

很快,从迷雾中又钻出个小东西来,拇指大的身躯后面长着一对白色的翅膀,头顶着个金光闪耀的光环,最好笑的是,他没穿衣服,只在隐*包了片尿不湿。

“你好,既然你不崇拜恶魔,那我这个天使咋样。”

可惜艾名对天使也没什么好感,“咻……”小天使又被弹走了。

不一会,迷雾中又钻出个小东西来。这次出场比较气派,只见栲栳大的一团霞光包裹着小东西,耳边听见靡靡之音,一个端庄的坐着荷花座,脑袋看上去被人敲了好多遍,身穿袈裟的小东西来到艾名面前。

“无量佛,俺是如来……”

“咻……”这次小东西连话都没说完就被弹走了。

什么玩样,想骗人也得有点水平,连佛都不会念,还一口山西话,谁信啊。

“你好……”

“咻……”

“你好……”

“咻……”

……

小东西终于坚持不住了,这次他扮的是埃及艳后,如果不是个子太小的话,还可以让艾名激动激动。可现在,小埃及艳后满脸鼻涕嚎啕大哭着叫唤着:“妈妈,有人欺负我……”

突然,艾名面前出现一个透明的人影,艾名反射Xing的又弹了上去……

什么东西,艾名只觉的手指好象进了一个极为粘稠的物体中,这还不算,等手指抽出来的时候,艾名发现中指已经变的硬棒棒的,再也弯曲不了了。

“你好,我是幽灵……”

什么?艾名脑袋嗡的一声,头发唰的站了起来,眼睛爆出了眼眶。“幽灵……”

眼前漂浮着一个大概有一米七高低的透明人影,小埃及艳后坐在人影的肩上抽泣着。

艾名猛的暴退好几步,仔细打量起眼前自称是幽灵的东西来,哦,好象……好象真的是幽灵嗳……

“你想干吗?”艾名警惕的看着幽灵,心中打着鼓。

“想听我说个故事吗……”幽灵幽幽叹了口气。

说实话,这个幽灵说话的声音阴森森的,慢悠悠的声调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不想……”

幽灵并没有理会艾名,唱了起来:“长明一盏灯,新Chun元月时。柳绿还几日,松青催古人。燃香孤烟上,犹断续未迟。如思清明祭,画地烧纸钱……”

什么东西,不懂,还有,唱的好难听,艾名堵住了耳朵,可那糁人的声音还是清清楚楚。“你想干吗?”艾名见幽灵终于唱完,插嘴道,也真是,没几句词嘛,唱了起码半个小时。

幽灵并没有理会艾名,继续唱了起来:“草盘树根土剥层,水窖只留骨二分。虽是万载长眠地,亲人唯拜三年坟。”

好嘛,唱了一个小时,艾名想不听都不行,想跑都跑不了,四周根本没有躲的地方,期间还想打幽灵几下好让他住嘴,可换来的后果是右胳膊整个变的象根僵硬的木头。

还好,终于唱完,艾名放松了下来。却见幽灵又张开了嘴。

“棺棂未盖三尸泣,吾将从此魂断!月噬日蚀,魂幡招摇,独亡千年哀怨。鹤驾西路,丢送了灵根,暗伤人怨,苦舟飘散,前生冤今生果判。孟婆把汤宵拦,值钧天烂醉,亡魂惊颤。空际纵横,拿云掠去,半街*是暂。大千幽魂,有钟馗辖管。无心思叹,自有阎罗,付东风拘管。”

四个时辰后,幽灵终于唱完了,舒心的伸了伸懒腰,好久没人听她唱了,今天唱了够本,呵呵,舒服。

叫醒已经趴在自己肩膀上睡着了的小宝贝,再看自己忠实的歌迷,可,那个歌迷呢……

转悠了半天才发现脚底下躺着个人,仔细一看,才知道是喜欢听自己讲故事的艾名。这时的艾名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眼看就不行了。

幽灵脸一黑,这小家伙也太不给面子了,难道自己讲的不好听吗,竟然听众都躺下睡着了。气的幽灵一脚将艾名踢翻了好几个跟头。

“呦~~~~呼呼……”好痛。艾名躺在地上无语问苍天,好不公道啊,为什么自己和幽灵的差别这么大,看幽灵那霸道脚丫子踢的自己多爽快,而自己呢,连动都不能动一下幽灵,否则下场会很凄惨。看见幽灵又提起脚来,艾名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幽灵又幽幽叹了口气,哀怨的看着艾名,好象刚才那脚不是它踢的一样,看的艾名毛骨悚然。

“你到底想怎样。”艾名对目前打无力跑不行的状况很是发愁。

“没什么,只是想让你听个故事而已。”

只是想?那不想呢,刚听了个开头就让艾名受不了了,如果让幽灵将故事将完了,还不丢了命吗。

“大姐,你就饶了我这条狗命吧,下辈子我一定给你当牛做马。”艾名扑通给幽灵跪了下去,没脸皮就没脸皮一次吧,反正除了这两个幽灵看见,就再没人知道了。艾名一向能屈能伸,想当年还在学校的时候就给恶霸学生欺负的没了脾气。

“公子不必多礼。”幽灵弯腰扶起了艾名。艾名见幽灵扶在自己胳膊上那半透明的手,心里激灵打了个冷战,还好,没事,原以为幽灵摸哪哪倒霉。“贱妾只是想让公子知道贱妾的身世而已。”

艾名见躲不过,只好无奈的跌坐在地上,做好了玩完的准备。幽灵见艾名老实的坐在地上听它讲故事,很是满意,脸色缓和了下来。这才张口娓娓道来。

好嘛,艾名暗暗佩服幽灵的口才,原本三言两语就能说完的故事,让它整整说了两天的时间,期间艾名还睡了好几回觉才能坚持下来,要不是系统提示正在执行任务,艾名老早就下了。

还好,幽灵没再唱什么歌,只是那慢慢的语调很能让人发疯。说实话,幽灵讲的故事还是很生动的,情节曲折,跌荡起伏,催人泪下。可惜听众不对,简直是对牛弹琴,艾名来说那故事纯粹是种催眠曲。

幽灵名叫兰若氏,它开头讲的身世很普通,无非上千年前它是某个地主老财的小妾,大妻陷害致死,由于不甘心,怨气冲天,化身成为幽灵等等。

可后面就有些离奇了,兰若氏飘飘荡荡好多年后,有一天突然天降陨石,当时它正好在陨石附近,在陨石即将着地的刹那,它竟然被吸到了陨石里被封印了起来。若干年后,有个道士捡到了那颗陨石,道士将陨石熔化做成了一副铠甲,兰若氏就在盔甲里沉眠若干年云云。

后来呢,这副由陨石做成的铠甲辗转流落到好多人手中,而这些人呢,又将铠甲祭练了好多回,渐渐的,兰若氏苏醒了过来,并且能吸食天地精华。经过数百年的修炼,它已然可以和穿上盔甲的人进行心灵沟通,可是又怕盔甲的主人心地不正,所以不敢。

而前几天铠甲的主人和人争斗,铠甲的一片护甲被利刃削了下来,而它乘机隐身附到了被砍下来的护甲上。在它刚到护甲上的时候,突然发现护甲里还有一个小东西,一番询问之后,才知道铠甲经过年月的洗礼,又加上多次的祭练,每片护甲里竟然产生了精灵。

而兰若氏呢,由于在铠甲里生活的空间是整个铠甲,反而没有注意到这些。小东西很调皮,让从来没有做过母亲的它很是喜爱,所以就认了小东西为女儿,取名猫猫。其实小东西根本没有Xing别。

而经过观察,艾名和以前的铠甲主人比起来要好了很多,虽然思想还是很龌龊,很下流,但已经很好了。而它因为被小东西打破了平静的生活,突然很想和艾名见面,所以就来到了艾名的梦境里和艾名相见。

说到这里,兰若氏看着艾名,说:“这就是我的故事。”

说完了?艾名立时来了精神,阿谀的凑近兰若氏问:“不知道大姐来到我的梦里有什么吩咐,小的一定赴汤蹈火完成。是找出那个陷害你的大妻的骨灰锉骨扬灰还是利用我统一全世界啊。”其实最后才是艾名希望的。

“没事,就是出来和你聊聊天。”兰若氏如是说。

不是吧,说了老半天就是想聊天?艾名的下巴差点掉在了地上。

“谢谢你陪我聊天,真的很是打扰了,作为报答,我告诉你个秘密。在此地东南方向十里处,有个绚云洞,是以前一个铠甲主人所住的地方,不过他已经死了。里面有些东西想来是你想要的。你可以去拿。等会我会告诉你入洞的方法。

还有,在洞最里面有个炼炉,它的旁边是一拓法石。你可以将你得到的护甲放进去熔化掉,然后将溶液倒到拓法石上,记得要倒在拓法石石顶最中央的那个法印里,这样你会得到一件护身的法宝。“

这才是艾名想要的,赶紧集中精神记住兰若氏所说的入洞方法。

“好了,我该回去了。猫猫走。”兰若氏说完后带着猫猫渐渐消失了。

艾名在后面点头哈腰的说:“您慢走,有空来坐。”

从前方迷雾中透出兰若氏的声音:“放心,我会常来常往的。”

不是吧,叫你多嘴,艾名恨恨的抽了自己一下大嘴巴,这下惨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