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傲娇器灵之千金逆天》主角蓁蓁秦精彩章节最新章节

《傲娇器灵之千金逆天》主角蓁蓁秦精彩章节最新章节

时间:2021-02-09 20:25:01编辑:怡人 作者:剑落成诗 人气:

《傲娇器灵之千金逆天》作者:剑落成诗,玄幻类型小说,主角:蓁蓁秦,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很快便到了下山的日子。这日清晨,晨练的弟子还未起床,六人便已收拾好行囊纷纷下峰聚齐,走到山门外对着里面齐齐鞠了一躬。六人默契着谁

傲娇器灵之千金逆天

推荐指数:10分

《傲娇器灵之千金逆天》 第九章 下山历练 免费试读

很快便到了下山的日子。这日清晨,晨练的弟子还未起床,六人便已收拾好行囊纷纷下峰聚齐,走到山门外对着里面齐齐鞠了一躬。六人默契着谁也没有说话,上山多年,此次还是第一次下山,心中难免充满了不舍,六人情绪都略有低落。一直到走出了古流派的结界范围,陆一鸣才率先打破沉默,和众人闲聊起来。

“我说各位,山下之大,咱们究竟先去哪里啊?”陆一鸣这么一提醒,众人才忽然醒悟,他们连方向都还没考虑过。

“我看你们也都没什么打算,不如听我的,咱们去洛扈城怎么样,那是咱们东酆国的都城,最繁华的地方,我从小就想去那里看看,你们也都一样吧?”陆一鸣说着冲阮思思挤了挤眉眼。

众人纷纷表示赞同,秦蓁蓁没去过都城,也想去见识见识,遂亦表示同意。意见达成一致,众人便加快脚程。

半柱香的时间,众人便到达了山下的村子。秦蓁蓁想起这里还有春绣的父亲,自己此番一去,不知还能否安然无恙回来,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向春绣的父亲道个别,既然自己占用了春绣的身体,就要帮春绣尽孝。秦蓁蓁对众人表示自己要先回家看看父亲,然后便飞奔回了家。推门而入,发现春绣父亲正在石桌上洗衣服。他行走不便,本来应该有人照顾,但是现在却只能全靠自己。秦蓁蓁又想起自己的父亲,本来应该是享福的年纪,却因为自己惨遭毒手,不禁有些心酸和悔恨。

“父亲。”听到熟悉的声音,春绣父亲洗衣服的手不由得一顿,不敢置信般的扭过头来,发现眼前的真的是春绣。

“春绣,春绣你怎么回来了?不是犯什么错了吧”春绣父亲有些焦急的问道。

秦蓁蓁有些哭笑不得,眼里含泪对春绣父亲说道:“没有,我是因为表现好得到了下山历练的机会,父亲你就放心吧。我们今天出发,路过咱们村子,我就和同伴打了个招呼来向您道个别。”

“好孩子,我就知道你是个有出息的。你从小在村子里长大,从没出去过,万事一定要小心。和你的师兄弟要互相照应,千万要平安归来。”

“我知道了,父亲。等女儿学成归来一定给您尽孝。”秦蓁蓁后退几步,对着父亲深深的作了一揖,转身便走了,她不忍看到老父亲那期待与伤感的眼神。

“春绣,厨房里还有粗面饼,你拿走啊,半路上不能饿到。”春绣父亲在后面焦急地喊道,痛恨自己不能走路,否则就能直接打包给春绣了。

“没事的。我带了干粮,父亲您自己留着吃吧。”说着春绣便飞快地离开了父亲的茅草屋。

到了村口,发现大家都在等着她。

“咱们走吧,谢谢你们等着我。”

“开什么玩笑。咱们出来代表的是整个古流派,就是一家人,家人有事当然全力协助。”陆一鸣大大咧咧的说道。

霍东华瞥了他一眼,对着众人说道,“咱们快点赶路,争取天黑前到望川县。此去都城,路途遥远,路上不能再有一点耽搁。”

“出了前面这片林子,咱们就算正式出了古流山。不管在山上发生过什么,就像陆一鸣师弟说的,出来就是一家人,我希望你们能守望相助,共渡难关。”张召则对着众人说道。

“是。”众人纷纷作揖回应。前方究竟有什么在等着六个人,谁也不知道。此刻日已三竿,几个人身披金光,开始了旅程。

几个人紧赶慢赶,总算在天黑前赶到了望川县。虽然天色已经不早,但是城里却依然涌动着人流,好不繁华。

“这个望川县不愧是附近最大的县,真是热闹啊。”陆一鸣好奇的四处张望着。

“咱们赶紧先找地方住下吧,我都饿了。”阮思思捂着饿瘪的肚子无奈道。

“前面就有一家客栈,看着不错,不如我们就在这里住下吧。”段瑞指着前面。

众人顺着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果然有一座装修豪华的客栈,鎏金牌匾上书“归来客栈”。

“那就这家吧。”召则说着便带领众人走进了客栈。

几个人刚进去,就引来了周围食客的目光,原本热闹的客栈瞬间安静了一秒。张召则不由得眉头一皱,但是什么也没说。

“几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小二殷勤的跑了过来。

“既打尖又住店。快给我们开三间上好的客房,再准备一桌好菜。”陆一鸣大大咧咧的道。

“好嘞。就是小店今日入住客人多,三间客房可能不能挨着,几位看……?”

“没问题,有地方住就行了。”召则回道。

“好嘞,几位随我来。”小二引着六人开了三间房。张召则和霍东华住在二层把东面,段瑞和陆一鸣住在二层把西面,秦蓁蓁和阮思思两个女生则住在三层把西面。

各自收拾好行李,几人便下楼准备吃饭。店小二已经上来了几道凉菜,饥肠辘辘的几人一下子就被香味吸引住了,风卷残云般的上来一盘光一盘。最后一道菜上来的时候,几人打着饱嗝表示自己已经举旗投降了。这时从不远处走来一粗眉汉子,身穿麻衣,腰间别着一个铁算盘,和整个人的气质很不相称。汉子也不计较,直接坐在椅子上,向着众人问道:“几位道长,看你们气质不凡,一看就像高人啊。”

“高不高人的,与你何干?”霍东华面无表情的回道。

“不知几位师出何门何派?实不相瞒,我是有事相求。”粗眉汉子略显窘迫的问道。

原来几人为了免于多生事端,此行并没有穿上道袍,汉子自然看不出他们的门派,但是随身携带的法器还是暴露了他们修道的事情。

陆一鸣刚要得意的回话,一下子被召则师兄拦住了。“鄙派小门小户,不值一提。不知这位壮士有何难事?”

粗眉汉子微微一顿,随即陪笑道“不知几位可否借一步说话?”

“有什么事还是先在这里说吧。我们舟车劳顿,今日刚到望川,实在不愿多动了。”张召则道。

“那既如此,我也不便强求。我名叫张福生,是望川县周边一个小村子的屠户。半月前,我的妻子突然因病去世,我含泪将她下葬。”粗眉汉子叹了口气,“可是我没想到,前几日,突然有个女人跑到官府自称是我妻子,状告我谋杀。”

秦蓁蓁听到这里不由得一震,心道“这个不是师傅和我讲的他游历时遇到的事吗?”

“哦?这可真是奇了,那个女人冒充你妻子干嘛?”陆一鸣饶有兴趣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虽然她和我妻子长得一点也不像,可是举止、语气什么的都很像。”粗眉汉子皱着眉头说道,“所以我斗胆请几位道长,帮我一辨真假,看是什么妖邪在作祟。”

众人一听也不是什么难事,何况几人下山本来就是为了寻找机缘,便应承了下来。向粗眉汉子询问了路线,约定明日卯时见面,便同其道别。随后张召则将几人聚到了自己的房间,询问对此事的意见。

“这件事乍听之下很简单,可是仔细想来疑点重重,如果只是简单的冒充的话,那汉子不会这么发愁。”段瑞道。

陆一鸣立马抢声道“我倒觉得没什么新鲜的。他老婆十有八九是被他杀死的,然后被别人知道了,替他老婆伸冤呢。那汉子定是心虚。”说完还不忘看段瑞一眼。段瑞“切”了一声,随即便扭过头不再参与讨论。

“我同意段瑞的看法,此事未必简单。简单的事我是不屑于参与的。”霍东华道。

“我觉得陆一鸣说的没错,我看那汉子定是个负心汉,外面有人了杀了自己老婆。”阮思思愤愤的道。

“呦我们的思思才多大,都知道这些了。”陆一鸣不忘调侃一番,被阮思思胖揍了一顿。

张召则看着秦蓁蓁,问道“你觉得如何?”

“我,说不准。我觉得这件事绝不简单,也许是个陷阱。魔教现在蠢蠢欲动,我们一定要小心行事。”秦蓁蓁并没有把掌门的话说出来,因为她现在也拿捏不准是怎么回事。

“魔教?何出此言。我看那粗眉汉子就是个寻常之人,怎么还能扯上魔教。”陆一鸣搭言道。

“秦蓁蓁说的没错,你们第一次下山历练,没有经验,万事都要小心,切不可轻敌。明日我们提前到,先把村子的情况打探清楚,以防万一。”张召则随后给每人都布置了任务,便招呼大家回房睡觉了。